(PS:晚上还有一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感激不尽!)
“禀告大人,已经探明六角家大致出兵时间。”
时间已经来到月底,忍军花了几天的时间,总算是有了点消息。吉秦将木叶丸抱回鹤的怀里,转身对屋外的光太郎问道:“大致是什么时候?”
“大人,六角家已经完成了动员,根据太田他们潜入伊贺上野城得到的消息,六角义治选择的是四天后的八月一号出兵。”光太郎单膝跪倒在屋外,恭敬的回答道。
四天后吗?
“那些降臣现在是什么情况?海北大人和赤尾大人现在在何处?”
“启禀大人,目前南近江的六角降臣愿意倒戈的已经达到了六成,只有蒲生家等寥寥几家和转封到北近江的那些没有同意,不过他们也没有向本家报告实情的意思,蒲生家则是完全没有收到平井定武等人的拉拢。”
吉秦点了点头,蒲生定秀的毕竟是自己亲自拉拢过来的,在他们的眼里,蒲生家必然已经是绑在了浅井家的战船上,一旦拉拢失败的话,可不会像另外几家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时候事情败露,失去了重夺南近江的机会,那这个责任谁来担,所以大家干脆忽略了蒲生家。
“海北纲亲与赤尾清纲两人已经带人前往了小谷城,其余转封在南近江的家臣也大多准备动身了,大人,需不需要将他们叫回来?”
吉秦摇了摇头道:“不用,平井定武等人也不傻,一旦海北和赤尾两人回来,其余家臣也留在家里,那么平井定武等人便会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届时便会偃旗息鼓,彻底的沉寂下去,这不是我想要的。何况,这份功劳我一家独享都不够。”
“大人英明。”
“好了,我这里有两封信,分别是给主公和蒲生定秀大人的,你叫人送一下,另外把通敌名单给主公一份。之后密切监视那些降臣以及六角家的动向,以六角义治的品性,一旦得知南近江只剩下愿意倒戈的降臣和我之后,势必会提前出兵。”
“是,小的这就去办!”
“嗯。”
吉秦点了点头,将两封信交到光太郎手上后,光太郎起身立即快步而去。吉秦回到鹤的身旁盘腿坐下,鹤抱着正在沉睡的木叶丸,轻声的问道:“义兄的婚礼我们还去吗?”
抚摸了一下鹤的秀发,吉秦微笑道:“主公大婚自然是去的,不过刚才的那些你也知道了,六角家反攻在即,南近江又全是他的内应,我必须处理好之后才能去参加主公的婚礼。”
“那不是很危险?让义兄发兵吧!”鹤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后又归为平静,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