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你看,南近江的天空很奇怪?”
一名伊贺的下忍指着远处被火光映红的一片片天空,冲着服部正成急促道。正成抬起头,眼睛瞳孔一缩,不过是霎那的功夫,正成认出这天空不是什么奇怪的现象,而是被一场场大火给映红的,而大火的地点,正成也大致猜到了,应该是那些准备倒戈的原六角降臣所在之地。
“通知百地首领,请他将所有忍者从南近江撤离吧,旗木家的忍军已经解决了主要的敌人,接下来势必会清理我们渗透进去的忍者,我们没有必要为了六角家牺牲太多。”
吸了口气,服部正成便下达了自己的命令,下忍一愣,疑惑道:“大人,为什么要撤离,旗木家的忍军不过五百之数,我们却触动了三千忍者,一旦发难,旗木家的忍军再精锐,也不是我等的对手啊,何况百地首领应该也不会听从我们的建议吧。毕竟他和旗木天忍的仇怨……”
服部正成叹了口气,百地三太夫和旗木吉秦的仇怨服部正成也有耳闻,但是却没有下忍这样的老伊贺忍者感受真切,所以之前的命令便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至于下忍口中的三千对五百,胜了又如何,获利的还是六角家,可不是伊贺。
“百地首领那里就那样吧,先向其他几位长老传达我的建议,若是长老们都同意的话,那就不用管百地首领了,毕竟百地家虽强,但也没有强到让百地首领可以在伊贺进行独裁的地步。去吧!”
“是!”
下忍应了一声,摆手叫过几名忍者,随后几人分作不同方向,朝着夜色中奔去,正成又看了一眼远方的天空,一挥手,带着自己百余名部下朝着伊贺的方向撤去。
后半夜,吉秦率军赶到甲贺郡和田城南边的等本山,望南布阵。这里是六角义治进攻观音寺城的必经之地,只要六角义治不更改自己的战略意图,那么旗木军在这里等待六角军的到来便是以逸待劳。
下令原地休息之后,旗木家的足轻们纷纷从辎重队那里领取了一条布毯,裹在身上席地而睡,趁夜奔跑了一夜的足轻们早已疲惫不堪,躺倒之后便立即进入了梦乡。而吉秦本阵却是灯火通明。
扎阵之后,一道道情报便递交到了吉秦的手里。以平井定武为首的倒戈派已经完成了嫡系的全部清理,无论老人小孩,一个都没有留下,其余的什么分支庶出啊,都被秘密控制了起来,等待战争结束后再行处理。
之后便是从伊贺传来的消息,六角家开了一个战前评定会,具体内容由于有伊贺忍者在暗中守备的原因,没有探听到,只是得知家臣们散会之后十分的高兴,大本推测,是六角义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