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自己的病加上家里长辈拉肚子住院,这几天都在医院里,所以更新就坑了,希望大家谅解!谢谢那些每天投票的兄弟们,忧桑想说,有你们真好!)
次日清晨,六角义治一大早便在自己的本阵中来回的踱着步,背着双手不断的转悠着,时不时的转头看看幔布外面,似乎在期待什么。一旁的小姓,近侍们都不敢打扰,谁也不知道六角义治在干些什么。
重臣信定挑开幔布走了进来,诧异的看了一眼正在皱眉踱步的六角义治,行礼道:“主公,何事让您如此困扰?”
六角义治摆了摆手,马上便有小姓搬上两个小马扎,分别放在了义治和信定的身后,两人坐下后,义治才十分不满的说道:“都一天一夜了,平井定武他们都在干些什么,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信定一愣,皱眉轻声道:“主公,平井大人真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义治斜了他一眼,没有出声,很明显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信定沉吟了一下,沉声道:“按理来说,旗木吉秦应该是应该是在得知我军出兵后才出发的,但是这样的话他们应该是不可能赶在我军前面的,而且还是军容十分齐整。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在下认为,我军的行动已经被旗木吉秦探知,而他应该是在前夜便急行军,所以才能在我军之前到达等本山……”说到这里,信定画风一转,喜笑颜开的道:“都是主公让我等步步为营,缓缓而行,才避免了被旗木吉秦以逸待劳啊,主公,真是高啊,高啊!”
义治毕竟还年轻,而且自从当上家督后也很少有人夸他,虽然信定现在明显是拍马屁的话,但也的确肯定了义治步步为营的行军方针是完全正确的,义治哪里能不开心,这人一开心啊,之前思考的问题自然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嗯,整顿兵马,给我到旗木吉秦那个忍者面前列阵,我要亲眼看着他们溃逃!”
“是!”
信定大喝一声,跨步而出,很快,四千军势便动了起来,排成方阵来到了旗木军阵前,得到消息的吉秦穿着一身白色武士服,骑着小白龙便带着前田庆次几人来到了山顶,同时一道道旗语挥下,旗木军在六角军就位之前便摆好了鱼鳞阵。
等本山山顶,前田庆次眼看六角军这次排列的是一个个的方阵,而不是龟甲阵后,骑着三国黑来到吉秦的身前,请命道:“主公,敌军不过四千农兵,排列的还是最为普通的方阵,还请主公准许我带领两百骑兵冲击敌阵,势必带着六角义治的人头回来见主公。”
一旁的本多犬太郎也是一脸期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