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午时将近,太阳也越来越毒,六角义治瞅了瞅还是没有一点反应的旗木军,便对着身旁的近侍吩咐了几句。很快,六角义治军整个便动了起来,六角义治打算结束对峙,回到先前驻扎的地方,等待去了。
不过六角义治想走,吉秦可不打算就这么让六角军撤退了,在半个时辰前,光太郎带着最后的几个人头赶到了这里,眼见着人头齐整了,吉秦便命令光太郎等人将这些还来不及美容的人头拿去美化一番,至少不要血次呼啦的,得看清面容。
这么一番打理,便花去了小半个时辰,随后吉秦便将前田庆次叫了过来。
“主公,是不是可以冲阵了?我已经等不及了!”
吉秦微微一笑,指着地上的数十颗人头对着一脸兴奋的前田庆次道:“差不多吧,带上两百骑兵,用长枪挑着这些人头,围着六角军转一圈,不要接触,然后将这些人头扔进六角军人堆里,你就立即带人回来,接下来打还是不打,就看六角义治的了。”
前田庆次立刻变得失望了起来,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头,他认得出有一个是平井定武的,上前几步,一把抄起了平井定武的人头,抓着对吉秦说道:“好吧,咦,主公你真是的,还看什么六角义治啊,要我说啊,把人头扔进去,然后趁着六角军骚乱的时候,我带着骑兵冲锋,犬太郎带足轻跟上,一定能够击溃六角杂兵,还把主动权放在六角义治手上干嘛?”
吉秦看了一眼庆次手中的人头,平静的说道:“这些人头扔进去,六角义治就会明白,他的计策已经被我破解了。若是他选择自己退兵,那也就罢了,毕竟这四千军势是六角家最后的力量,若是覆灭了,那么六角家拿什么去抵抗北田家?”
前田庆次也不是笨人,听完吉秦这么一说,他便明白了过来,无非是不想那么早与伊势霸主北田家交手,至于北伊势的归属,只能说北田家的重心不在那边,如果伊贺没有了什么防备力量,那么北田家是不介意将这一块忍者的出产地收入囊中的,届时拿下伊贺的北田家,又怎么会放过南近江,到了那个时候,南近江可就没有什么修养生息的机会了。
至于六角义治选择全力进攻这个问题,前田庆次没问,但是他知道,那是六角义治自己找死,自家的主公是不会介意对手是六角家还是北田家的,区别只是后者更麻烦一些而已。
前田庆次点了点头,应下命令之后便离去了,紧接着,一个个本来留守本阵的骑兵便将吉秦脚边的人头全部提了去。
在六角军动起来之后,六角家的家臣中便有人敏锐的发现了旗木军有骑马武士(在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