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在处理好庄中诸事并对御牙门兽、果心、前田利久等人进行了一番嘉奖之后,吉秦便带着妻儿与蒲生定秀等人一同前往了小谷城。
此时的小谷城,除了有浅井家的家臣外,附近的许多大名豪强们都或多或少的派遣了手下的家臣携带礼物前来祝贺,连美浓的斋藤龙兴都派了安藤守就前来贺礼,说起来,这胖小子的确应该感谢旗木吉秦,若是没有吉秦说死他老爹义龙,龙兴怎么可能那么早上位。
至于六角家,则是绝对不可能前来的,毕竟丢不起那个人啊。在一阵安排之后,吉秦一家住进了城中的武士屋敷,蒲生定秀父子则是被安排在了城下町中,浅井家中低级武士还有各大名豪强家前来贺礼的人都是安排在了城下町中。
与定秀父子分别之后,吉秦一家并没有先回到安排的住所,而是先去了一趟天守阁,鹤要带着孩子去见义母,吉秦也需要先和长政聊一聊。例如这次的南近江之事,就需要再通通气,以免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吉秦一家回到住所之时已是入夜,天色已黑,鹤带着木叶丸进入了这栋小院的后院,吉秦则是挥手将一直在等候自己的丹羽长秀和木下藤吉郎两人请了进来。
“信长公还真是让人失望啊!”听完丹羽长秀的说辞之后,吉秦摇着头叹息道。吉秦也是要点面子的人,当初你织田信长一句话不说就把约定给否了,现在又想什么都不付出就重订婚约,那是怎么都不可能的。
丹羽长秀叹了一口气,心中暗道果然如此,旗木吉秦的反应都落在了浓姬夫人的眼里,长秀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状,暂时不说话了。场面陷入僵局,藤吉郎却是眉角带笑,一边是暗笑自家英明的主公也会出昏招,一边也是在为自己笑,只要阿市不嫁人,他就还有机会一亲芳泽,至于妻子宁宁,哪个男人会嫌老婆多的。
良久,丹羽长秀才道:“若是旗木大人觉得条件过于苛刻,我家主公也愿意退一步,承认浅井鹤夫人的正室地位,同时与浅井家缔结万世同盟。”
吉秦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番,你们回去之后,便尽快将阿市送过来吧!”如果织田信长愿意让他妹妹当侧室,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好拒绝的呢,至于以后织田家会不会与浅井家敌对,呵呵,到时候再说咯。
藤吉郎一愣,随后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抬起茶杯默默地叹息了一声,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丹羽长秀却是松了口气,不过心中却是对自家浓姬夫人越发服气了,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这样的话,我们回去之后便会转达大人的意思,请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