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是?”
拉开房门,看着眼前容貌颇为俊美的少年,故作疑惑的问道,其实内心里却是想着:“竹中半兵卫重治吗?这个比自己大上一岁的,被誉为”今孔明“”今楠木”的天才军师,大半夜的来找我是想说些什么呢?”
“在下竹中半兵卫重治,因白日之时人多眼杂,许多话不方便与大人交谈,但在下又十分仰慕大人风采,是以选择深夜前来拜访,还请大人见谅!”
竹中半兵卫说着向吉秦鞠了一躬,态度十分诚恳,能够被竹中半兵卫所仰慕,吉秦还是比较高兴的,是以哈哈大笑道:“原来是有着‘今孔明’之称的竹中半兵卫啊,你能来拜访我,是我的荣幸,来,快请进!”
去年斋藤家五千先锋军被吉秦击溃后,半兵卫便回到了菩提山城,没有再跟着自己岳父以及斋藤义龙再次进攻不破关。随后不知道怎么的,半兵卫就跑到了稻叶山城那边去了,还以十面埋伏的计策一举击溃了信长三千军势,使得信长仅以身免,随后半兵卫便被誉为“今孔明”“今楠木”了,当然,这也不无信长捧杀的可能,而且这个称号也只是在织田家特别响亮。
当然,尽管如此,斋藤龙兴对半兵卫还是没有什么重用的想法。这次半兵卫也是随着自己的岳父安藤守就前来为浅井长政贺礼,顺道来看看那个当初让自己无可奈何的男人。
走进房中,半兵卫迅速的扫了一眼房间中的装饰,最后落到了案几上的三只茶杯上,微笑道:“旗木大人方才是有客人哪?恭喜旗木大人了!”
吉秦示意半兵卫落座之后,一边清理茶具,一边回道:“何喜之有?”
“大人方才案几上有三只茶杯,其中一只想必是大人的,那么就还有两只,大人似乎除了家眷之外,并没有带家臣来到小谷城中,那么这两只茶杯想来是客人的,浅井家家臣之中与大人交厚又正好有是两人的,只有六角父子,不过他们应该不会深夜来拜访大人,所以,只有大名豪强之使者方才有可能,而有资格与大人一同喝茶的,想来不过两三人,这两三人分属各家,他们的手下有这个资格的,想来只有织田家的木下藤吉郎仗着大人之友的身份了。既然两人是织田家的,又是如此深夜,想来是织田市与大人的婚事,是以,我先恭喜大人了!”
半兵卫一边观察着吉秦的神色,一边沉声分析道,最后还向吉秦再次恭喜了一下,不过吉秦始终平静的样子却让半兵卫心中泛起了嘀咕,他有些小小的怀疑自己的猜测了。
“半兵卫深夜前来,应该不是为了替我分析这些的吧?”
吉秦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