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除了少部分想要与浅井家联盟或者请求援助的势力代表外,其余人以及浅井家的中低级武士们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小谷城,而浅井家目前的重心也是想要与部分势力达成协议,获取更多的利益,求得发展。
这些事情虽然吉秦也去了,但是却是个打酱油的,只是看着,也不说话。最终,扯了三天之后,浅井家与足利幕府达成了同盟协议,开放山城国以供近江商人进行大规模商业活动,以及攻守同盟;并且与织田家重订了同盟协议,当然,织田家也付出了一些小小的代价,浅井家处于了同盟的主导地位。
将两家代表陆续送走之后,浅井家的又一次评定会议召开了,由于这一次召开的原因是吉秦在南近江的所作所为,所以中低级武士都没有叫来,只是将重臣们招了过来,商讨对于吉秦的赏与罚。
虽然在座的人们都知道了吉秦在六角家反攻时所做的一切,并且私底下也都有了沟通,但是浅井长政还是将吉秦的所作所为让小姓复述了一遍,以免有消息闭塞的人不知道的,等到小姓陈述过后,长政才沉声道:“诸位以为旗木吉秦此战是赏还是罚啊?”
海北纲亲作为海赤雨三老之首,率先开口道:“在下以为,旗木吉秦此次袭杀数十降臣之举,实乃无谋之举,在其未有任何反叛之举前便将其覆灭,有证据还好,若是其私心所致,以后本家所过之处,试问谁还敢效忠本家,是以在下以为,当严惩旗木吉秦,削其知行,留任小谷城三年,以儆效尤。”
海北纲亲一开口,剩下的赤尾清纲和雨森弥兵卫也纷纷开口道:“在下等附议!”随后也有近十人赞同他的话,如此一来,赞同海北纲亲的处置办法的重臣一下子占到了三分之一这个样子。
本来被海北纲亲抢先开口打乱了自己本身计划的吉秦这下子也是不断皱眉,长政也是盯着这些人皱眉不已,不等吉秦想出新的对策,远藤直经随后开口了,不过他不是赞同海北纲亲处罚旗木吉秦的,而是认为该赏旗木吉秦的。
“启禀主公,海北大人方才一番言论实在是不可入耳,试问海北大人,论到侦察情报,刺探敌情,你能及旗木大人万一否?你不用说话,我也知道你不能,世间无人能出旗木大人之右者。既然如此,旗木大人杀掉这些人,必然是有他的道理的,有充足证据的。主公,在下怀疑,那些人与六角家取得了联系,在六角家反攻之时里应外合,一举袭夺南近江。如此一来,旗木大人率先反应,诛灭叛逆,打退六角军队,实乃大大的功臣啊,当重赏!”
远藤直经话音刚落,矶野员昌等十余人亦是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