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政走后,重臣们也很快便三五成群的走了个精光。
“多谢远藤大人,在下感激不尽!”,吉秦对着远藤直经感谢道,远藤直经却是摆了摆手,冲着吉秦道:“唉,旗木大人多礼了,在下并没有帮助到旗木大人什么,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不,无论怎么说远藤大人你们还是帮助了在下,在下必定会铭记在心的!”与远藤直经等人分别之后,吉秦便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中。
“吉秦哥哥,方才蒲生贤秀大人来过,说是准备明天回南近江了,来问你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回去?”
刚刚回到家中,从鹤的手里接过木叶丸,鹤便如此说道,吉秦思索了一下,方才回道:“嗯,近来也没有什么事了,回南近江也好,等会儿我就派人去和他们定下一个具体的时间。”
“嗯!”
下午,派了一个院中的仆从前去传信之后,吉秦便向着天守阁走去,离开之前还是要单独见见浅井长政的。
“吉秦,你来了!”一番通报之后,长政在书房之中面见了吉秦,吉秦刚刚拉开房门,长政便微笑着说道。吉秦扫了一眼房间,方才施了一个君臣礼后道:“主公,夫人,明日在下将回返观音寺城,故此特来向主公、夫人告别。”
武田菊向着吉秦微微颔首,长政却是皱着眉头道:“吉秦,怎么才来了这么几天就又要走了,多在小谷城待几天,我也有很多事情想要请教你,怎么样,再多待一段时间如何?”
吉秦微不可察的看了一眼武田菊,发现她的神色依旧如常之后,心中暗奇,嘴上却是不慢道:“主公如今已然踏入一流之境,已经与在下不分伯仲了,武艺一道在下暂时没有什么可以指点主公的,妄加指点恐怕反而百害而无一利,何况冲锋陷阵之事交给在下等便足矣,主公此武艺已然高枕无忧!”
吉秦口中的不分伯仲是假的,毕竟浅井长政虽然突破了一流之境但却是一流垫底的存在,卡在九十点武力上动弹不得,但是吉秦不能指点他也不算是假的,浅井长政是重新学习宝藏院流枪法才最终步入一流的,虽然武力上吉秦还是处于领先,但是吉秦还没有到达一通百通的境界,要指点长政的确有些不现实。
长政也不介意,并且他也知道吉秦所说基本都是事实,而且这些年有吉秦、矶野员昌等人在,长政也鲜少上阵冲锋的机会,大多都是坐镇军中,指挥全军。一流之境已经能应对许多突发状况了,例如暗杀。
不过长政似乎也并不是因为想请教吉秦武艺的事情,而是另有他事,只听长政摇摇头道:“吉秦,武艺之事我心知肚明,现在已经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