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赏已经定下,接下来便是发布任务,长盛!”
“属下在!”
吉秦环顾四周,见手下们已经从奖励中回过神来,停下了喜悦之后,方才高声喝道,增田长盛第一个被点名,心中激动,立即低头应道。
“我已与织田家重修旧好,上总介大人也已同意市公主嫁与我为侧室,我虽然让他们年初之前将市公主送过来,但是你还得往尾张国走一趟,将市公主迎回来!有没有异议?”
长盛一愣,自家主公又要娶媳妇了,这样挺好,旗木家人丁不旺,主公是得多多努力了。随即高声道:“启禀主公,在下一定将市夫人迎回来。只是主公,”说到这里,长盛面色一顿,颇有些为难的说道:“只是主公,在下毕竟与织田家不熟,还请主公能派一与织田家相熟之人与我同去,这样也可省去许多麻烦!”
一旁的前田庆次一听增田长盛的意思就知道是想拉自己回去。是以默默的低下了头,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也在心中祈祷着不要被点到名字。
吉秦微微一笑,长盛的意思他也明白,所以尽管庆次已经极力的掩饰自己了,还是被吉秦给盯上了。
“庆次,长盛的意思想来你也明白了,本家只有你和你的父亲对尾张最是熟悉,而你的父亲利益需要守备旗木庄,所以这次就由你充当长盛的副手,带两百骑兵保护长盛的安全以及迎回市公主。”
“是,属下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庆次眼见事情已经这样了,便端正了姿态,认真的回答道。何况吉秦准许他带两百骑兵回去,想来也有展示本家武力的想法,想到这里,庆次的心中便略有些兴奋了,回尾张又如何!
眼看庆次已经答应了下来,吉秦便将目光转回了长盛的身上。“主公,能得庆次相助,尾张之行定然万无一失。”长盛俯下身子,高声道。
吉秦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你们现在就下去准备吧,即刻出发,还有,一路上若是能遇到一些有能力的武士,无论他是不是在野,都尽量拉拢,本家的武士太少了。还有这封信,带去交给木下藤吉郎。”
“是!”长盛点头,从与吉的手中接过了一封书信,心中却是期望着能多遇见一些人才,特别是对政务这一块不错的人才,更是要拉拢,随着领地的扩大,旗木家内政人才的缺失问题已经被长盛和弥次郎察觉到了,正打算找个时间同吉秦说一说,想不到吉秦却是先提了出来。
叮嘱了长盛之后,吉秦又是朝众人说道:“不光是长盛,你们平时若是碰到有觉得不错的人才,也可以拉拢,我都会给予一定的奖励。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