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们之前的样子,是不是伢子出了什么状况?”回到书房之中,吉秦手中轻轻的敲击着桌案,语气十分平静的问道。
小姓与吉瞥了一眼光太郎,转身走了出去,顺便将房门给顺手拉上了。光太郎听着吉秦敲击桌案发出的声音,咽了口口水,看着吉秦,小心翼翼的说道:“启禀,启禀大人,昨日泷溪有消息传来,说他们已经到达出云国。”
“嗯?出云国,然后呢,光是到达出云国你们不会是这幅神情,后面还发生了什么?”吉秦顿了顿,敲击声不停,全然没有觉得是自己打断了光太郎接下来的话。
光太郎,又咽了一口口水,想了一下,才复又小心的说道:“大人,泷溪他发来的消息上说,出云国的尼子家和毛利家正在打仗,他们到达出云国的时候因为天色较晚,又遇上了乱兵正在屠戮村庄,所以,所以,伢子小姐被冲散了。”
光太郎说完,已经一股脑的跪倒在了地上,看也不敢看吉秦,而吉秦一直敲击桌案的手也停了下来。
“为什么昨天不告诉我?”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跪倒在地的光太郎已经开始发抖了,杀意,无穷无尽的杀意已经笼罩了他,想起其他人方才幸灾乐祸的神情,光太郎就恼火万分,虽然知道吉秦不会杀自己,但是光太郎难受啊,怕啊!
都怪泷溪,没事也不探查清楚,就带着小姐往战乱地区跑,现在好了,出事还得自己来顶缸。
“大人,杉谷与藤次已经带忍者赶往出云国了,伢子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还请大人您放宽心!”
放宽心,光太郎只能恳求吉秦放宽心了,在新的消息传回之前,无法确定伢子的情况下,光太郎既是安慰吉秦,也是在安慰自己。
“哼,希望如此!若是伢子出了一点意外,你们就给我去出云国吧!”
吉秦冷哼一声,丢下一句话后便起身离去,留下光太郎一个人困顿在书房的地上。
从天守阁出来之后的光太郎苦着脸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却发现犬太郎等人正围坐在自家门口,像是在等着自己一样。
眼见着光太郎出现,犬太郎等人都是笑脸相迎,不过光太郎却是怒哼一声,方才他们对自己幸灾乐祸的表情光太郎可是看见了的,现在想要从自己这里套话就笑脸相迎了,光太郎可不会理会他们。
弥次郎看了一眼光太郎的神色,再结合之前光太郎来时的表情,皱着眉头问道:“光太郎,方才主公他听闻伢子小姐出事时是什么表情?是不是十分愤怒?”
一旁围着光太郎套话的大本等人一顿,随后也是一脸凝重的看着光太郎,方才他们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