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溪缓缓的抽出手中的太刀,轻抚着狭长的刀身,脸上时而露出一丝追忆,刀名备前长船国光,是三年前吉秦赐予他的,跟随他走南闯北,饱饮无数人之献血。
如今,却是要饮下自己主人的鲜血了,泷溪摇了摇头,甩开了心中万千思绪,太刀缓缓的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可惜啊,自己还不是武士,不然就能享受切腹这一体面的死法了。
四周数十名忍军皆是略带不舍的看着持刀站立的泷溪,但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因为这是泷溪自己的选择,若他们处在泷溪的位置,想来一死也不足以谢罪。
众人叹了口气,泷溪死后倒是轻松了,自己等人还得找到伢子小姐的确切消息呢,想到这里,不免有些羡慕的看着将死的泷溪。
泷溪咬了咬牙,手中长刀便要抹下去,却只见一人极速奔来,出其不意间一飞镖将魂不守舍的泷溪手中长刀击飞了出去,只留下泷溪脖间一丝红印证明着方才发生过的一切。
“大人,与藤次大人已经感到,让大人下山汇合,说是对于伢子小姐的踪迹有了一丝线索。”
泷溪一愣神,便准备训斥这名中忍,但是中忍口中所说之话却是让泷溪一阵惊喜,顾不得捡起被击飞的太刀,一把抓起中忍的手,大声道:“快带我去!”
至于太刀,自有离得近的忍军捡了起来,跟随在泷溪的身后,消失在了这片废墟之中。
“与藤次大人,怎么样?可是有伢子小姐的消息。”
刚见面,泷溪便急切的向着正在与手下讨论的杉谷与藤次开门见山的问道,与藤次点了点头,向着泷溪解释道:“泷溪,三天前接到你的消息之后,我便带人星夜兼程,今日清晨便赶到了这里,随后我便差人四散调查,如今有了一些成果,所以想将你叫来,一起商讨一番。”
泷溪脸色一红,自己带着一百号人在这里搜查了五天,一点消息都没有找到,反倒是与藤次带着二十来号人赶到这里不过一天的功夫,便已经探查到了消息,无论是否属实,都足够让泷溪脸红的了。
“还请与藤次大人速速告知!”虽然很羞耻,但是现在不是谈论忍军侦查方面的无力,而是尽快的找到伢子小姐,让观音寺方面放心。
与藤次也不含糊,点了点头便沉声道:“通过询问那些从村中逃出来,散落四方的人,我们发现,有人的确看见过伢子小姐的踪影,并且,伢子小姐武艺非凡,凭一己之力挡住了数十名乱兵,保护了上百名村民的性命!真不愧是大人的妹妹啊!”说着说着,与藤次木露钦佩之色。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伢子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