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守阁中跃下,吉秦没有去牵自己的小白龙,更没有拿上龙胆枪,而是佩戴着太刀宗三左文字,一身黑衣,消失在了月色中,城中的忍军竟是没有一点反应。
第二天清晨,小姓与吉拉开书房门,才发现自家主公失踪了,随后立即向浅井鹤禀报了吉秦失踪的事情,正在逗弄着木叶丸的鹤先是一愣,随后疑惑着道:“与吉,这几天我发现主公他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主公不说,我也不敢询问,想来此次主公失踪应该是与那桩心事有关,你可知是何事?”
与吉当然知道是因为伢子小姐失踪的事情,不过伢子小姐不是已经找到了吗?而且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主公为何还要离去呢?
与吉虽然想不通,但不代表鹤也想不通啊,当与吉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鹤,并且将自己的疑惑也说出来之后,鹤却是微微一笑道:“与吉,主公应该是前去出云国了,你将这件事情告诉弥次郎他们,让他们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在主公回来之前,若是有解决不了的大事,便来找我!明白了吗?”
“是!与吉明白了!”
与吉迈动着小胳膊小腿跑开了,鹤捏了捏怀中木叶丸的小脸,轻声道:“木叶丸哟,希望那人能让你父亲满意吧!”
当与吉将鹤的命令下达给弥次郎等人之时,城下町山形屋的老板西川仁右卫门也亲自前来报告昨夜吉秦在山形屋中更换服装,并且征用马匹一事。
而此时的吉秦,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的武士服,骑着一匹普通马,奔驰在山城国的大道上。一夜的时间,虽然是骑乘着普通马,但是靠着各种特性,吉秦还是非常快的进入了山城国。
傍晚时分,吉秦秘密进入了京都自家的商人屋中,一番慰问之后,吉秦在第二天凌晨时分,更换了马匹,继续向东行去,这次前往出云国,吉秦打算顺道慰问一下沿途的自家商人屋,实地考察一下各人的业绩,该升的升,该降的降。
一路走走停停,十日之后,吉秦骑着一匹棕色马,在与藤次的陪同下,进入了出云国。当时与藤次正在播磨国姬路城旗木家商人屋中饮酒,吉秦的到来可是吓了他一跳,十分害怕吉秦会因为喝酒一事责罚他,不过吉秦却没有管他,只是让他立即带人陪同吉秦前往出云国山中家。
“那个,大人,伢子小姐她,似乎,似乎……”与藤次腆着一张老脸,吞吞吐吐的向着马背上的吉秦说着话。吉秦瞥了与藤次一眼,与藤次便再也说不下去了,红着脸在边上走着。
“与藤次,伢子的事情你做的很好,回去之后自有赏赐。”
“多谢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