伢子转过头,充满期待的看着鹿之介,希望他能够说出自己心中最想听到的话语,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伢子的期待却是慢慢的转变为了失望,而一旁的吉秦,看着还在喃喃低语的鹿之介心中亦是一阵不喜,习武之人,如此优柔寡断,以后哪里能有大成就。
正当吉秦打算开口告辞之时,鹿之介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来,先是深情的望了一眼伢子,让伢子的心又活泛了起来,随后才认真的盯着吉秦的眼睛,恳求道:“先前是在下不对,还请您能将伢子公主(以旗木家如今万石以上的领地,家中的女孩是可以被人尊称为公主了的,当然,奉承的成分要多一点。)嫁给在下,在下感激不尽!”
说出这番话来,鹿之介仿佛使出了浑身力气一般,整个人都跪伏了下去,伢子羞红了脸,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吉秦看着跪伏下去的鹿之介,嘴角轻扬,不屑道:“怎么,先前不是很嫌弃吗?”
“哥哥!”伢子低喝了一声,吉秦却是对着她摆了摆手。
“之前大人您提起之时,在下的心中便早已有了娶伢子公主为妻的想法,只是苦于找不到伢子公主的家人而已,所以在下才会拒绝大人您的提议,因为在下的妻子只有伢子小姐一人而已!”
鹿之介坚定的声音传入了吉秦兄妹二人的耳中,伢子羞红了脸不敢看抬起头来的鹿之介,吉秦却是对着鹿之介轻轻的点了点头,自己的妹妹没有反对,有能力的鹿之介从目前来看也是真的爱着伢子,吉秦知道这些就够了,其他的,以后再说。
“既然如此,那么伢子就托付给你了,过段时间我便会将伢子的嫁妆派人送过来,希望你是真的对伢子好。另外,伢子呀,泷溪他们就继续留在这里保护你和鹿之介。好了,哥哥走了!”
吉秦将伢子的手放在了鹿之介的掌心,微笑着说完之后,便放开了自己的手,转头离去,鹿之介紧紧的握住了伢子的手,宏声道:“请兄长放心!”
“哥哥…保重!”
吉秦摆了摆手,留下获得认可的两人在屋中温存,自己则是快步离去,在山中家仆从的恭送下,吉秦骑上骏马飞奔而去。泷溪和他的忍军小队全部被留了下来,这是零时决定的,本来只是留一半的,泷溪也会跟着吉秦回去,但是吉秦突然改变注意了,从今年秋收之后,毛利家对尼子家的侵攻将会一年胜过一年,山中家的力量是无法完全保证自己的妹妹安全的,所以吉秦零时决定将泷溪也留了下来。
而杉谷与藤次则是早有安排,他将负责出云国商人屋的建设,完成之后才能回到近江国,至于旗木家的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