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骑着骏马奔驰在回家的道路上的吉秦,却是突然一顿,处在山城国的地界上,吉秦却是突然想起,自己手下的人才实在是太少了,统兵的还好,自己主导,前田庆次以及本多犬太郎和杉谷善住坊三人辅助已经勉强足够了,这方面的人才却是不用着急,但是内政方面的人才实在是太少了。
前田利久体弱多病,呆在旗木庄说是管理庄子,实际上却是在修养;自己身边的增田长盛和松下弥次郎虽然有治国治世之才,但毕竟太少了,还需要更多的人才来辅助他们,让他们从一些琐碎之事中抽出身来,充分发挥他们的才干,而不是每天都去解决村民町民的纠纷。
想到这里,吉秦的目光却是望向了京都方向,那里有许许多多自认为怀才不遇的浪人正在寻找着机会,虽然在京都厮混的浪人一般能力都不怎么样(能力强的人可不会认为足利幕府还有希望),不过去看看也无妨,也许能找到一些被历史掩盖的人才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吉秦调整了一下方向,朝着京都奔去。花了近大半天的时间,吉秦才牵着骏马跨入了京都,时隔两年,吉秦再次回到京都,没有任何感触的行走在街道之上,过了两年,京都还是那个京都,没有多余的改变,公卿们外表衣着华丽,行走之间倨傲无比。
若是说改变的话,恐怕就是吉秦没有发现三好家的武士了吧。这两年,幕府在将军足利义辉的主持下有了一些起色,三好家的势力已经退出了京都,不过这些吉秦都没有太关心。
这年头,若问町镇之中哪里浪人是最多的,那么酒馆和宿屋毫无疑问是最多的。吉秦看了看天色,离着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便牵着骏马,随意的问过几个路人之后,来到了京都最大的一家酒馆,也是浪人最爱聚集的地方。
因为在这里,他们时常能够接到一些委托,或是护送商人,或是********什么的,以此来换取一些酒钱和生活费,以保证他们有充足的物资,活到他们得到领主的赏识,重新成为一名光荣的武士。
随意的将骏马交给酒馆的伙计之后,吉秦越过两名酒馆的保镖,推开了酒馆的大门,嘈杂的喧闹声以及浓烈的酒味便扑面而来,吉秦笑了笑,找了一处没人的位置,便行了过去,途中还对着柜台上的一名中年人微笑了一下。
酒馆的老板一愣,在吉秦进门的时候他便已经注意到了,只是一直不敢确定,如今与吉秦对视一眼,酒馆老板便已经确定了吉秦的身份,两年之前赢下天览之试的天忍,旗木吉秦。
叫过一名伙计,低声耳语了几句,伙计悄然离去,老板想了想,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