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吉秦早早的便爬了起来,走出屋子,在小院中锻炼了一番之后,细川藤孝便踏步走了进来,看见吉秦正在锻炼,也不错愕,反倒是一副本该如此的面容,找了一处台阶,便坐了下去。
吉秦虽然是在锻炼,但也不过是那种聊胜于无的而已,见藤孝来了之后,便停了下来。
“民部少丞大人真是好兴致啊,难怪能有今时之成就,实在是令在下汗颜啊!”
藤孝笑着对坐到自己身边的吉秦道,不过是不是真的汗颜就不知道了,反正吉秦也没当真,微微一笑,沉声道:“天道酬勤而已。”
“呵呵,民部少丞大人,在下已经派人去请那几人了,大人不妨移步前院,届时也好有充足的空间给他们展示自己的能力。”
什么能力需要充足的空间,毫无疑问便是武艺了,虽然吉秦现在并不需要什么武艺方面的人才,但也不好驳了细川藤孝的面子,只能耐着性子跟随藤孝,期盼着这些人的武力值能超过七十,虽然武力值五十以上就可以称为一名善战的五十,但是吉秦认为,必须要七十以上才能称为善战。旗木家从事战争行业的武士或者中忍以上的忍者,基本上就没有一个武力值低于七十的。
与藤孝用过早饭之后,藤孝口中的人才才在一名武士的带领下姗姗来迟。吉秦扫了一眼武士身后的男人,心中计较了起来。
“参见主公,参见旗木民部少丞大人。秀清来迟,还望主公原谅!”年轻武士来到吉秦两人的面前,躬身行礼认错着。吉秦点了点头,便不再做声,眼睛却是看着那几个垂手站立的浪人,有中年,亦有与吉秦差不多大小的青年。此时的他们也在打量着吉秦,眼神略带热切。
“无妨,秀清哪,为民部少丞大人介绍一下你身后的这几位吧!”
藤孝摆了摆手,示意名叫秀清的年轻武士无事,便转头低声对吉秦介绍道:“民部少丞大人,此乃本家足轻大将小笠原秀清,后面的几位都是原来信浓的豪族小笠原氏的人,因为领地被武田信玄夺取,所以来京都寻找出路的。以小笠原流兵法的盛名,这几人想来不会令大人失望。”
吉秦点了点头,面色不漏的听着面前小笠原秀清的介绍。至于藤孝,微微一笑,低头摇晃起了自己手中的茶杯。
作为一个政治眼光独到的人才,他早已经看到了幕府的未来,或者说他已经看到了将军足利义辉的未来,若是没有吉秦的出现,没有浅井长政的异军突起,可能他便把小笠原长时等人引荐给了义辉。
只是现在,他愿意用这些人来作为对吉秦的敲门砖,也可以理解成是对吉秦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