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木民部少丞大人,目前龟山城已经集结了一千军势,剩下还有三千余兵马,将会在我等出发之后,陆续加入,在到达长岛之前,我等便能够完成四千人的集结。有了四千军势,再加上大人您的指挥,长岛城的和尚就算有一万军势也不过是瞬息可灭,届时我等拿下长岛城,也可作为大人的贺礼,再加上主公对大人的赏赐,大人便可称得上三喜临门啊!我二人在此先恭喜大人了!”
“对啊对啊!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天色蒙蒙亮之时,吉秦三人便赶到了龟山城,随后便被关盛信以及昨日来到龟山城的神户具盛请到了天守阁之中,两人对吉秦那是好一番恭维啊,最终还是吉秦不耐烦之后,关盛信才回到了主题,不过说到最后,两人对吉秦又是一番恭维。
吉秦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皱眉说道:“我们不需要拿下长岛城,那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击溃长岛城的伏兵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管,事成之后我将拿出五千贯作为此次行动的军费,至于你们是想两家分,还是几十家一起分,就随便你们了!现在去集结部队,我们马上出发!”
“好的!”
两人凑在一起,朝着军营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合计着。“既然只需要击溃长岛城的伏兵就可以了,那还要四千人干什么,其他的那些人就不用来了啊,你我两家便足够了!”
神户具盛的话让关盛信大点其头,赞同道:“嗯,来人,传令下去,其余家不用派兵了,两城之力足矣!”等到武士跑开之后,关盛信才眯缝着眼,笑眯眯的对神户具盛说道:“事必之后,你我两家对半分如何!”
“非常好!”
两人大笑着远去了。
而在屋内,光太郎跪伏在了吉秦的面前,沉声道:“大人,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吉秦嗯了一声,随后看着窗外的风景,定睛道:“明日织田家拿下长岛城之后,应该就会向近江国散布长岛城是我送给他们的了,届时,家中的重臣们恐怕就会群起而攻了,主公迫于压力,应该也会对我采取一定的处罚,哪怕他们没有证据。”
“大人,那些人不都已经与您交好了吗?应该不至于吧!”
虽然光太郎是这么说的,但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一句话,更何况吉秦了。
午时,一支军队从龟山城出发了。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军队将会在明天的这个时候到达揖斐川。不过领军之人是旗木吉秦,靠着吉秦的特性,军队将会在明天辰时(早上九点)左右到达揖斐川。
而迎亲队伍最有可能被伏击的地点就是渡过木曾川之后,穿越揖斐川之前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