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织田军已经攻占长岛城!”
对峙了一两个时辰后,一名忍军疾驰来到吉秦身边,高声报告道。
吉秦看了一眼不远处严阵以待的长岛军,向着忍军问道:“长岛的那些和尚都逃出来了吗?”
“已经逃出来了,半个时辰之内就会赶到这里!”
吉秦点了点头,朝着身旁的犬太郎下令道:“传令给前田庆次,让他带着队伍过来!”
“是!”
很快,一直在游弋着的两百骑兵迅速的朝着车队奔去,随后,整个队伍便在骑兵的保护下,绕过长岛军,缓缓朝着吉秦军所在行来。
长岛军军阵之中,愿证寺证惠冷眼看着这一切,并没有要继续对车队动手的意思,此时的他已经知道事不可为,心中已经有了退意,只是他不敢轻易下令撤退,因为他知道,一旦撤退,被骑兵黏住之后,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但是现在,车队开始向吉秦军靠近,那就代表着吉秦准备撤了。等到吉秦撤退之后,或许还能有机会!证惠这般想着,同时也这么做着。
长岛军随着车队的移动而缓缓的调动着阵形,从被包围之后的防御阵形调整成了面朝吉秦军的攻击阵型。
“盛信,具盛,你二人带着人马跟随车队先行离去!”看着饶过军阵的车队,一扫眼间似乎看见了一双美目流转,吉秦转头凝视着长岛军,沉声对身旁的两人吩咐道。
“是!”
一千人缓缓朝后退去,吉秦的身旁只剩下了庆次三人以及两百骑兵。证惠平静的看着一千多人背身离去,手捻佛珠,嘴唇一动也不动。
吉秦连带着两百骑兵给他带来了无穷大的压力,使得他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现在也不敢妄动分毫。
“主公,老和尚看来是不敢动了!”
庆次舔着略有些干裂的双唇,笑眯眯的对吉秦说道。一旁的犬太郎和光太郎都是嘴角轻扬,只有吉秦一直望着长岛城的方向。庆次见吉秦没有搭理他,便也收起了笑脸,一本正经的注视着不远处的长岛军,心中期盼着他们能够冲上来,好让他大杀一番。
“好了,差不多了,我们撤!”
看着远处一群逃难般奔来的人们,那一颗颗在阳光下反射着各种可见光和不可见光的光头,让人一眼便能知晓他们的身份,而长岛军也有人发现了这些人的出现,引起了一阵骚动,而吉秦,也是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撤退。
“主公,敌阵正在骚动,我们这个时候冲杀一番,一定会有非比寻常的收获!”眼见着吉秦已经调转马头准备离去了,庆次扫了一眼长岛军军阵,急声建议道,不过吉秦头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