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快马加鞭之下,吉秦等人总算是在年度评定大会召开前一天的傍晚,也就是过年前一天赶到了小谷城,先跟鹤见了一面,安顿好了阿市等人之后,吉秦便一个人前往了天守阁。
“主公!”
跟着小姓步入书房之中,面对着一脸喜色的长政,吉秦行了一礼。
“老师,您突破了?”
看着吉秦,长政总有一种被压制住的感觉,不是上位者的威压,是武者的气势,仍旧卡在二流八十九点武力值的长政,面对已经是超一流的吉秦,怎么都觉得不是特别舒服,这种感觉在以前不能说没有,只是很小,所以长政都没有在意。
“侥幸而已。”
吉秦很谦虚,不过长政却是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些年来自己一直都疏于武力,导致本来可以突破到一流之境的,现在却是又失去了这么一个机会,只能怪自己当初太过懈怠了。
随后两人一番情切交谈,吉秦待到明月高悬之后,方才归家,回到家中,却见鹤和阿市正各自端坐一旁,中间空出一个位置,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两女见到吉秦回来,都是面色带喜,正欲起身迎接吉秦归家,瞥眼看见对方之后,都面色一正,坐了一个笔直。
见两人都因为对方的原因,导致没有人迎接自己,吉秦也不着恼,缓缓的坐在了两人中间,伸出双手一左一右的搂住了两女,两女亦是顺势依偎在了吉秦的肩膀上。
次日清晨,吉秦踏着皑皑白雪,缓步朝着天守阁评定室行去,一路上自然碰到了许多老相识,不过大多数人似乎有些羞于见吉秦的意思,都是跟吉秦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或是减慢步伐落了后去,或是快步离去了,只有蒲生定秀以及矶野员昌等人与吉秦一道。
进入评定室后,众人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临近之人便继续交谈,吉秦则是与矶野员昌、远藤直经不断交谈着。更多的其实是矶野员昌在请教吉秦,毕竟他被封到了与山城国接壤的志贺郡,本来海北纲亲没有隐居之前还好,后来海北纲亲隐居之后,与幕府交好以及协调幕府与三好家关系的担子便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这几个月来可是把这位猛将累了个半死。
吉秦摇了摇头道:“这些问题,你还是去找海北大人吧。”说完,还指了指坐在首位的海北纲亲,这次是长政请他过来的。矶野员昌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想起了两人的间隙。
“为了主公的大业,些许小事不足挂齿。”一旁的远藤直经悠悠细声道,却是让矶野员昌浑身一震,随后便点了点头,不过看他没有动静的样子,应该是打算私下里去找海北纲亲。随后吉秦三人便聊起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