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边的争论,随着远藤直经的加入而逐渐倾斜,最终,赤尾清纲等人败下阵来,不过,最终决定权还是在浅井长政的手中。
“既然你们都觉得应该这么做的话,那么就按照吉秦所提议的,本家本年以巩固近江统治,发展商业,扩充军备为主要方针。”
长政笑了笑,高声下令道,在中低级武士的心中却是都在嘀咕着:“如此一来的话,今年得努力提高自己的武力了,明年一定会有大战可打的,到时候又是一大堆军功了。”
“不过…”还不等众人恭声应是,长政便是猛然转折道,看得众人一阵发愣。长政不管家臣们是发愣还是在认真听,接着道:“甲贺传信,若狭武田家家老栗屋胜久欲图谋不轨,想要颠覆武田元明的统治(元明是义统的儿子,义统来近江之前传的位。栗屋胜久实际上是想要帮助元明脱离浅井家的控制,转而由自己控制。)”
“作为武田家的盟友,本家绝对不能视而不见。清贞以你为总大将,玄蕃(浅井玄蕃,一门众,部将)为副将,春耕之后,立即动员高岛郡、伊香郡、北浅井郡,兵发国吉城,讨伐栗屋胜久。其余各郡,若是有意,亦可找他二人加入这场战斗。”
一石激起千乘浪,长政的话音刚落,便有无数人大声喊叫起来,希望能加入讨伐军,眼见着评定室有成为买卖场的节奏,远藤直经厉声喝道:“肃静,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家老兼第二猛将的直经说话还是十分管用的,毕竟身份资历摆在那里。等到人群彻底安静下来之后,长政才向身旁的小姓点了点头便起身离去,小姓随后便向着众人高声道:“年度评定到此结束,诸位大人请移步宴会厅,年会即将开始。”
众人面带笑意,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往着宴会厅走去,不过更多的人则是围聚在雨森清贞以及浅井玄蕃两人身边,这些都是三郡以外的人,希望能够加入军队,捞取军功,使得两人真的是不胜其烦。
过年宴会,自然是将家臣们的家属都叫了过来,不过是分开来坐的,家属自然有自己的位置,但是一个宴会厅还是坐了一个满满当当。
带着一身酒气回到家中,鹤和阿市早已回来,事实上家属们一向都比较快。已经是黑夜,梳洗之后,便睡了下去。年度庆典等等一直持续了好几天,众人也欢闹了好几天。结束之后,吉秦便带着阿市等人与蒲生定秀等人向着观音寺城归去,鹤和木叶丸还是被留在了小谷城,原因是武田菊有孕了,一些重臣们的妻子也都留了下来,照顾武田菊。
回到观音寺城休息了一夜之后,吉秦立即召开了旗木家的年度评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