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报以及武田信方等人的人头被送回了小谷城,当时武田元明正在小谷城面见长政,信方的人头呈上来的时候,元明面色刷的一下就白了,随后便已身体不适告辞离去,长政看了一眼元明的背影,便低头看起了手中的捷报。
武田信方虽然被灭掉了,但是国吉城却是迟迟没有动静,虽然保持着笼城的态势,但是雨森清贞一直都没有发动过大规模的攻城,一直都是小规模的试探,几日下来,甲贺首领望月龟兹便向雨森清贞提议道:“大人,我甲贺忍者已经潜伏在城中多时,只要大人点头,我等便会前去刺杀栗屋胜久,扰乱敌军,或是在其水中,食物中下毒,如此一来,大人可完全不费力气的拿下国吉城。”
其实龟兹后面还有一句话,便是:“总好过一直这么耗着吧!”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发现雨森清贞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所以便住了嘴。
清贞冷哼了一声:“宵小之策,不为武士所为!”随后便将龟兹赶出了本阵,龟兹看了看本阵的幔布,暗道:“若不是看出你不想折损太多兵力,我才不会向你献计呢!”
国吉城方面便这么耗了下来,浅井家近万兵力被拖在了若狭国,时间一长难免引得周围人侧目窥伺。
伊势国北田家雾山城,今年刚刚从自己父亲手中接任北田家第九代家督的北田具房捏着一份情报喜滋滋的跑到了自己父亲的居所外,通报之后便坐在了北田具教的面前,将情报给了具教之后,高声说道:“父亲大人,浅井家九千军势被拖在了若狭国,这是天赐给我们的机会啊,伊势统一近在眼前了父亲大人。”
这是老天赐给北田家的机会,也是赐给北田具房的好机会,一旦成功从浅井家夺下北伊势,那么北田具房便能坐稳家督的位置,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被表面上隐居的父亲实际掌控着家中的权力。
具教接过情报,认真的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边听着自己儿子的各种建议,只是对于儿子心中的那点想法,具教却是心里透亮着。
“嗯,这的确是个十分好的机会,这样吧,你去传令,全境动员,这次我任总大将,势必拿下北伊势!”
“啊,是!”具房惊呼了一声,随后连忙反应过来,颇为无奈的应了一声是,随后便告辞离去了。
六月二十三日,北田家在全境进行战争动员,同一时间,龟山城关盛信也是收到了北田家进行全境动员的消息,与家臣一番商议后,都认为北田家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北伊势之后,便立即派出信使向小谷城请求援军,同时也派出无数信使向北伊势各地奔去,请求他们立即进行全力动员,将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