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伊势,龟山城,城中汇聚着浅井家在北伊势的全部力量,五千士兵聚集在这里,坚守龟山城做殊死一搏。天守阁之中,数十名武士盘坐在一个房间之中,不断的忙碌着,为战争做着最后的准备。
“盛信,怎么样,主公那边怎么说?有没有派兵前来支援?”
一份军令递交到了关盛信的手中,神户具盛看着关盛信皱起的眉头,急促的问道。关盛信急速的看完军令之后,轻声道:“主公已经派遣了以岳父大人为总大将的援军,不过现在还在动员,希望我们能够多坚持一段时间。另外,主公还邀请到了织田家的援军,预计会比岳父大人稍晚一些赶到。”
听完之后,神户具盛也皱起了眉头,沉声道:“岳父大人?为何不是旗木大人为总大将,岳父毕竟已经年迈,恐怕难以承受旷日持久的大战哪!”
关盛信扫了一眼具盛,沉声道:“主公自然有他的考虑,何况岳父大人老当益壮,自然会帮助我们收住北伊势。倒是当前的局势,甲贺方面有消息传过来吗?”
一名正在处理军情的武士拿着一份情报递交到了盛信的手里,沉声道:“主公,甲贺上忍多罗尾光俊今早传来最新消息,北田具教以长野具藤为先锋,统军两千五百,先行攻打北伊势;具教本阵则是有五千人,加上北田家其余重臣的本阵,北田家共计出动军势一万四千余人。”
盛信点了点头,转身对具盛道:“这些情报目前还不能成为军情。对了,具盛,我等能不能发动国人众替我等袭击来犯的北田家大军?”
具盛想了想,眼放精光,不过随后却是又卸了气的回道:“这些国人众只要给钱,想来是愿意接受我们的委托的,但是盛信,要让他们袭击北田家大军恐怕是不可能的。若是让他们袭击小规模的北田军,应该是没问题,但是这样却是于事无补啊!”
“现在,能消耗一些北田军便消耗一些,少一点是一点,总好过直接面对北田具教的一万四千大军要好。”
“那好,我马上就去安排。”
神户具盛迈动着双腿离去了,关盛信却是还在房间之中与武士们不断的交流着,寻找着龟山城的一切破绽,只有先算出自己最有可能失败的地方,才有立于不败之地。看着房间中大大的伊势国地图,盛信却是一拍脑门,朝着身旁的武士吩咐道:“传令甲贺忍者,让他们务必调查清楚长野具藤的行军路线,越快越好!”
“是!”
方才,盛信却是突然想到,既然已经联系国人众去击退消灭北田家的小股部队,那么自己一方有五千人,没有道理放过长野具藤这不过区区两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