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枪!前进!”
随着军令的下达,关一政亦是对着铁炮队下达了前进的命令,虽然接手铁炮队不过数个时辰,但是一政还是将自己的铁炮技艺尽可能的教授给了这些足轻们,几个时辰下来,一番短暂的训练之后,铁炮队已经能够站成三列,基本达到三段射的前提条件,这些是一政努力的结果。
至于有多少成效,想来怎么也比对面那一百拿着烧火棍的杂兵强的多,一政是这么想的,而结果也是按照他所预想的那样发展的。两方都想靠着铁炮立威,那么注定有一方是要悲剧的。
在长野具藤发现联军的铁炮比己方要多的时候,便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但是强大的自信让他相信,对面的军队一定不会使用铁炮,没见他们分成三列了吗?一旦开火,那前面的人自然就被后面的人打死了,还怎么跟己方打!
怀着这样的想法,具藤一边下令其余军队准备冲锋,一边也在默默的计算着距离,而另一边的一政同样也是如此。
六百布!
五百步!
四百步!
“射击!”
具藤大喝了一声,长野军的一百多铁炮手们手忙脚乱的开始填充起了自己的火药铅弹。
“嘭!”
三三两两不成建制的铁炮声开始轰鸣,远方埋伏的两千北伊势联军在听见响声之后都开始行动了起来,神户具盛的儿子神户具成更是率领这五百士兵绕向了长野军的后方,彻底切断长野军的退路。
一政看着三百五十步外向自己等人开火的长野军,嘲讽似的笑了笑,如此远的距离,已经差不多可以说是铁炮的最远射程了,超过了最远射程且不成规模的铁炮队,记得旗木大人曾经说过,是叫什么来着?对了,就是一个笑话!
敌人的铁炮在乱放,联军铁炮队仍旧在踏步前进着,虽然他们都面色煞白,但却井然有序,只有一两个倒霉蛋会被铁炮射中,但是由于杀伤力有限,所以现在并没有人因为中弹而死亡。
三百步!
有一个足轻被射中了脖子,不幸死亡!联军铁炮队继续前进着!
两百五十步!
已经有数名足轻要害中弹死去了!数十人受轻伤!继续前进!
两百四十步!
敌军能够开火的铁炮正在减少!
两百三十步!
两百步!
长野军彻底熄火了!联军铁炮队不过死了十几人而已!
“第一列射击!第二列准备!”
“嘭!嘭!嘭!”
在这个能够保证杀伤力与射击距离的地方,一政终于下令设计了!第一列近百名铁炮足轻早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