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浓不破郡松尾山城,这是远藤直经转封到关原之后新修的城池,不破关则由家臣镇守。坐在崭新的书房之中,远藤直经端坐在案几边上,手中拿着一封信,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胡须,一边思索着。
旁边的一名家臣见直经似乎停下了思索,便试探着问道:“主公,旗木民部来信是?”
直经看了一眼这名家臣,手指轻点着手中的折扇,沉声说道:“吉秦来信先是夸赞了我一番,然后询问了一下不破关的事情,最后希望本家能够出兵,试探一番斋藤家的态度,为以后侵攻美浓做准备。”
家臣迟疑了一下,顿了许久才缓慢的问道:“主公,似乎对本家无益啊?”
“的确无益,但也无害。近年来,不破光治等人每每调集兵力攻打不破关,实在是烦不胜烦,我也早有反攻他们一次的想法,不过年初之时没有人赞同,便算了,如今既然吉秦都提议了,那便正合我意,且不论吉秦将会赠送过来的军资,单轮此时对于主家来说,亦是有大益!”
“这,但凭主公吩咐!”
“好,传令下去,动员两千军势,兵发不破城!”
“是!”
虽然说是兵发不破城,但是直经却是没有真正要打的意思,无非就是摆明了己方的态度,向斋藤家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告诉斋藤家浅井家已经腾出手了,随时准备入侵美浓了,看看你斋藤龙兴是个什么想法。
吉秦只是让直经试探一番,后面的这些东西都是直经自己想的,直经在出兵之时,亦是请示过浅井长政的,长政对此亦是十分支持,在长政看来,在北面和南面基本掌控之后,就该往东西两边扩展一下了,只是西面有将军和三好家,却是不好插手,那么东面的美浓就不一样了,在龙兴一门心思享乐,家臣们都在跟着龙兴享乐或者重点防备织田家的时候,浅井家完全可以找个机会,咬下美浓一块肉。
直经的试探,便能看出斋藤家是不是真的不在意浅井家。
直经的想法很简单,也很明了,作为敌对方的不破光治在直经陈兵不破城下三天之后便看了出来,但是求援已经发了出去,光治也没有了任何办法。
菩提山城,竹中半兵卫将自己岳父安藤守就迎进了城中,两人落座之后,守就便直言道:“半兵卫,不破光治大人发来求援信,言及浅井家以远藤直经两千军势为先锋,兵发不破城,希望我尽快前往支援,这次你便随我一同前去吧!”
半兵卫微微一笑,端起刚刚泡好的茶,缓缓说道:“岳父大人,不破光治是被浅井家吓破了胆了,浅井家刚刚经历了两番大战,哪里还有精力来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