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身在菩提山城的竹中半兵卫得知自己的岳父在前往稻叶山城劝谏斋藤龙兴不成,还被软禁回了北方城的时候,半兵卫低声责备了一句:“糊涂啊!”
便打理好了行装,带着几名近侍便向着稻叶山城而去,尽管半兵卫对斋藤龙兴的昏庸无能十分失望,但是他还是想着劝说一下龙兴,解除掉对自己岳父安藤守就的软禁。
安藤守就遭到软禁及半兵卫前往稻叶山城的消息随之通过监视半兵卫的忍军传到了吉秦的耳中,吉秦也不知道这个时间是不是正确的时间,毕竟现在离着历史上半兵卫以十六人夺下稻叶山城还有半年的时间,所以,吉秦只是下达了继续监视的命令,并且,让忍军扩大监视范围,凡是与半兵卫有嫡亲关系的人都给监视了起来。
相比于守就的直接闯入天守阁,半兵卫则是规矩了许多,一层层通报之后,正在评定室中欣赏歌舞享受美女爱抚的龙兴便得到了半兵卫前来觐见的消息,停掉歌舞沉吟了一下,龙兴选择带人去天守阁外见他。
黑着一张脸,龙兴很快看见了正在天守阁外平静等候的半兵卫。
“主公,安藤守就大人乃本家重臣,毕竟年事已高,难免有些糊涂,还请主公看在其多年侍奉斋藤家的份上,解除他的禁令!”
半兵卫见龙兴黑着一张脸走过来,心底便是一沉,不过还是躬身请求道。这下子龙兴的脸色更黑了,方才他便猜到了半兵卫的来意,已经让他十分恼火了,现在听到半兵卫亲口说出,更是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怒喝道:“跪下!”
半兵卫眉角一挑,缓慢的朝着龙兴跪了下去,继续说道:“还请主公饶恕安藤守就大人!”
“混账!”
龙兴几步奔上前来,一脚将跪在地上的半兵卫给踹了一个跟头,随后又指着被近侍搀扶着的半兵卫骂道:“那个老东西,打扰我的兴致,还对我不敬,看在他是三代老臣的份上,我只是给了他一个软禁以示惩戒,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来劝我收回成命!”
收回指头,龙兴似乎还不尽兴,绕着半兵卫继续嘲讽道:“织田信长说你是‘今孔明’‘今楠木’,我看你什么都不是,若你是那等人,怎么可能还会在我这里当家臣,早去将军那里了,摆正你的位置,你只是我手下的一条狗,不要以为有点战功就能左右我的决定,明白吗?不识趣的东西。”
龙兴说完,带人回了天守阁继续逍遥去了。半兵卫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看着天守阁大门外的两名足轻,心中对于斋藤龙兴已经失望到了定点。
“主公,您没事吧?”
“无妨,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