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兵卫带着自己的妻儿在忍军的护送下前往了伊吹山脚下的旗木庄,吉秦则是回返了观音寺城,年会将至,吉秦要带着阿市和女儿茶茶前往小谷城了,并且茶茶与万福丸订亲的事情已经传了开去,有很多家臣都送了贺礼到观音寺城,当然,这些都是吉秦回到观音寺城后,增田长盛拿着一份长长的礼物单,念给吉秦听的。
折算成铜钱的话,大概是五千贯左右,算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从观音寺城出发,半路上吉秦还去旗木庄看望了一下半兵卫一家,只是半兵卫还没有做出决定,也许是在置气吧。
踏入小谷城之后,吉秦立即便带着一大家子人躲进了天守阁中,鹤和阿市分别抱着孩子去找武田菊去了,吉秦却是在书房之中与长政饮酒消遣。
“主公打算进攻美浓了吗?”
吉秦看着长政,似是无意的问道。长政饮下一杯温热的清酒,从一旁的案几上取过一份卷轴,放到吉秦的面前道:“上次你请求远藤直经试探斋藤家的结果甲贺已经呈上来了,龙兴因为我们在和北田家还有六角家对峙,以及支持将军的缘故,对我们没有多少防备,只要速度够快,我们完全能够全占不破郡,甚至更多。”
吉秦结果卷轴,并没有打开来看,而是摇了摇头说道:“主公,你的分析十分准确,但是现在没有这个必要,因为,我想要出兵彻底覆灭六角氏。”
“你是认真的?那么侵攻美浓的确是没有必要了,上次两线作战已经让本家疲于奔命了,再来一次恐怕就会崩溃,而且覆灭六角氏对本家有重大意义,当以此为先。”
虽然吉秦打乱了自己的计划,但是长政并没有生气,反而是十分高兴,覆灭六角氏,便是洗刷当年浅井家的耻辱,长政自然是愿意推掉一切以此为先的,当初便是吉秦不赞同立即覆灭六角氏,长政才忍到现在,如今吉秦自己提议了,长政哪会不同意。
“主公,这次我打算出动观音寺城所有三千兵马,再加上三千蒲生定秀等六角降臣的军势,总共六千军势攻打六角氏,想来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吉秦算了一下,这些年来,六角家自甘堕落,守备力量日渐衰减,六千人攻下伊贺国已经是完全足够了。
“让降臣参与覆灭老主家吗?倒是很有意思,不过六千人还是有些少了,这样吧,我有意让政元带两千人随你出战,覆灭六角家后,便让他守备伊贺,你觉得怎么样?”
长政看着吉秦,平静的问道。吉秦想了想,浅井政元统率和武力都超过八十,政务和智略也都有六十多,镇守伊贺这种群山环绕不过几万石的小国却是绰绰有余了,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