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伊贺忍者将那几个使者交到吉秦的手里的时候,已经快要进入三月份了,吉秦只是让忍军负责以后,便不再理会。一天之后,光太郎拿着一份卷轴来到了吉秦面前。
“大人,已经审讯出来了,私通六角家的是井中健太的家臣。”
吉秦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光太郎却是继续说道:“大人,如今出阵时间已经暴露,是否要重新调整一下?”
“不需要。”
“是,那小的告退!”
“派人将果心和御牙门兽叫来,训练两三年了,该拿出来溜一溜了!”
“是!”
光太郎将卷轴放在了案几上,便退出了房去。吉秦看了一眼卷轴,便是对着与吉和鹤千代两人说道:“马上就要春耕了,你们去给南光坊天海帮帮忙吧。”
“是!”
两人齐声应是。
伊吹旗木庄,前田利久与竹中半兵卫两人坐在屋檐下,喝着小酒,交谈着。
“半兵卫啊,在这住了这么久,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利久看着小池塘中潺潺流水,轻声问着。
“承蒙前田大人关照,竹中一家皆是十分舒适。”
“那就好。半兵卫啊,你知道吗,主公是个看人非常准确的人,若不是他收庆次那小子为徒,恐怕我跟庆次还不知道在哪里流浪呢!”利久饮下一杯清酒,不无感慨的说道。
半兵卫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半兵卫却是觉得利久说的有些过了,便没有吭声。
“半兵卫啊,主公麾下人才众多,但是唯独缺少了一种人,你知道是什么人吗?”利久见半兵卫不吭声,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在下还真没有看出来民部麾下还缺少什么样的人。”这一次,半兵卫没有选择沉默,不过在利久耳中和沉默也没有什么区别。
“目前来看,战阵冲锋,有庆次他们。处理政务,有增田长盛等人。训练士兵也有享有盛名的小笠原流兵法的嫡系传人。海上有水军,暗地里也有忍军和忍者众。但这都只是目前,以后呢,这些人都无法独当一面,无法替主公分忧,听说姑爷倒是很得主公器重,但毕竟是别家的人,主公缺少一个智略无双又能指挥军队的,能够为他独当一面。”
利久面色略有些潮红,不知是激动还是别的什么。
半兵卫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的饮酒。利久叹了口气,两人相坐无言起来。
良久,却听得半兵卫开口说道:“浅井近江守大喜之时,我曾深夜拜访过民部大人,与其讨论天下英雄。民部大人已经看破了这个世界,是在下这辈子最为佩服之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