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就这么有条不紊的过着,因为吉秦的命令,加上这三十余家六角降臣分布在近江各郡之中的缘故,整个近江都在加紧春耕之中。而井中健太一族则是被忍军诛灭,地盘被长政收回了自己的手里。
由于伊贺忍者的倒戈,六角父子的政令出不了伊贺上野城,但是父子两人却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两人派往一名家臣家传令的武士被伊贺忍者抓住,几天之后,一名由伊贺忍者伪装成的武士便会带着各种准备好的道具进入伊贺上野城,向父子两人禀报“自家主公的回复”。而父子两人,便沉浸在伊贺忍者编造出来的谎言之中,一直以为伊贺国各地都在加紧春耕,为汇集伊贺上野城抵抗浅井军而努力着。
实际上,六角家的家臣们大多没有接到传令,他们都知道了旗木吉秦今年会来攻打六角家的事情,但是具体时间并不知道,所以他们都以为吉秦在六月中旬左右才会准备入侵,都在按照着以往的速度进行春耕。
这一消息,是伊贺押送第一批被俘虏的旗木家忍者回到观音寺城的时候,领头的伊贺中忍告诉多广的,之后由多广传到了吉秦的耳中,对于自家忍者被抓,吉秦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伊贺阻拦六角父子聚兵的事情让吉秦十分不爽,这是在打乱吉秦的计划。
“多广,让那个中忍回报服部正成,立即停止对六角家内部的消息封锁,促使六角家屯兵一处!”
“是!”
多广很想问问吉秦,要不要让伊贺忍者对那些新忍者手下留情一些,不过看着吉秦的脸色,多广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两边都有伤亡,让伊贺手下留情便是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服部正成等人想来是不会答应的。
伊贺国
“天忍就说了这些吗?”
“是的大人。”
“你下去吧。”
正成摸着自己的下巴,在房间之中踱着步,良久才对着屋外喊道:“来人,传我命令,解除对六角父子的消息封锁,释放抓捕的六角家武士。另外,全力抓捕混入伊贺国的旗木家忍者。”
随着被抓捕武士的释放,六角父子立即从谎言中回过了神来,虽然知道了是伊贺在搞鬼,但是却无可奈何,而伊贺也没有给六角家一个解释。
“可恶,这伊贺忍者一定出了问题,这百地三太夫是怎么搞的!”
六角义治愤怒的用拳头砸着地板,一旁的义贤却是平静道:“伊贺,看来也是墙头草啊,等到旗木吉秦被我等覆灭之后,再去收拾伊贺这墙头草也不迟,现在,立即派人通知各家,让他们进行全境动员,将兵力汇聚在伊贺上野城来,不然便是给旗木小儿各个击破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