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了,旗木吉秦出阵了没有?军势多少啊?”
六角义贤对着走入房中的六角义治如是问道,义治却是摇了摇头道:“伊贺忍者已经指望不上了,倾向于我们的百地三太夫一系已经被全部关押了起来,剩下的,都是已经投向浅井家的了,现在只希望北田家的援军能尽快赶到了。”
对于义治的消息是从何而来的,义贤却是没有问,忍者之间的龌蹉义贤不想知道,只是伊贺的倒戈却是让义贤的心里凉了半截,看着自己的儿子,义贤皱着眉头道:“这么一来,伊贺的倒戈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最起码是‘误抓’我们派往各城的使者之前了。他们既然本已封锁住伊贺上野城的信息,后来为什么要解除封锁,让本家把所有兵力集中起来呢,分散不是更容易击破一些吗?这是为什么呢?”
义治沉思良久,猛然抬头说道:“父亲大人,会不会是因为旗木吉秦的原因……”义贤看了义治一眼,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父亲大人,既然旗木吉秦担任攻略本家的总大将,那么已经投靠浅井家的伊贺忍者必然会听从他的命令。抓捕本家武士是伊贺忍者自己的想法,随后旗木吉秦得知后,命令他们释放这些人,并且解除信息封锁。而旗木吉秦之所以会让本家把力量集结在一起,无非是不想一座一座城的攻陷,这样太浪费时间。纵观旗木吉秦成为武士之后,大多喜欢毕其功于一役,这次,他应该也是想着这么做。”
义贤点了点头,轻笑道:“很好,你分析的很不错,不过旗木吉秦这个忍者出身的贱民恐怕想不到,我们请到了北田家的援军,这次定叫他有来无回,让他知道什么叫毕其功于一役!”
“父亲大人英明!”
可怜的父子两人,都已经想到了伊贺已经早就倒戈了,却没有想到所谓的北田援军也有可能是假的。
伊贺上野城一处武士屋敷之中,果心看着来人,轻声道:“大人把你们派来了,看来御牙门兽的任务完成的不是很好啊。”
多广看了一眼墙角正流着哈喇子的几名六角家武士,皱眉道:“他们都是有家室的吧,你把他们老是弄在一起,就不怕暴露吗?”
“这个幻术每天都必须巩固,不然就会失效,你们来的正好是他们需要巩固的时候。”果心看了一眼那几名武士,轻声说道。原来那几人正是六角家派去北田家求援却被伊贺忍者抓住送到观音寺城的武士,果心便是跟着他们回到伊贺上野城的。
“那便好,门兽的任务做的还算可以,大人并没有责怪他,只是让他带人去西国了,姑爷那边不是很顺利,大人让他带人去把小姐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