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目标瞭望塔,三枪自由射击!”
到达指定位置之后,杉谷善住坊立即下令道。正在瞭望塔上的六角家的众人们皆是怪异的看着距离城门都还有五百步远的铁炮队,正不知道敌军要干什么的时候,便见得本来整齐的铁炮队一下子变得无比松散,足轻们更是一边相互打趣着,一边做着射击准备。这下子更是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了。
“嘭嘭嘭!”
散乱的枪声想起,而六角众人的脸色却是直接绿了,先是被骑兵队气黑了,现在却是被对着自己等人乱放炮的铁炮队给气绿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父亲大人,我要带兵把他们全给灭了!”
六角义治大声吼叫着便要离去,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臣却是一把拉住了他,急道:“主公,敌军数目我等尚且不明,贸然出击就是送死啊,还请主公三思啊!”
义治浑身一激灵,想起当年自己带着四千人却被两千人的旗木吉秦堵住不敢妄动的场景,怒气一下子下去大半,正要找个台阶下的时候,六角义贤却是开了口:“小不忍则乱大谋,旗木吉秦就是想激怒我们,不理他就是了,等待援军一到,便全城出动,杀他个片甲不留!”
义贤说完,一拳头砸在了护栏之上,可以看得出,他的内心并不想他的语气那般平静。四周的家臣们也都是认同的点了点头,义治也找到了台阶,应了声是,便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随后,义贤便让众人回去了,瞭望塔上留下了专人监视城外。
三枪结束后许久,吉秦看着一点动静都没有的伊贺上野城,轻笑道:“半兵卫啊,看来他们远比你想的要胆小很多啊!”
“是主公把他们打怕了吧!不过无伤大雅,能出来便好,不出来也罢,最终还是等待那一场戏的到来。”
半兵卫遥望着天守阁,轻声说道。吉秦看了看天色,下令道:“半兵卫,组织大军准备安营吧,这些时日便由你统领。另外,犬太郎,忍众见血太少了!”
犬太郎顺着吉秦手指的方向一看,立即回道:“是!这就去办!”
深夜,六角父子被一阵警铃声惊醒,连忙来到窗口,一片火光映入父子两的脸颊,那里是城下町的方向,如今却是只剩下了一堆冲天而起,照亮半片天空的火光,值得城中众人庆幸的是,町中都只是一些农民和商家。
尽管如此,六角家众人都是感觉到了旗木吉秦的蔑视,那是真真切切的,你不跟我打,可以,你当缩头乌龟是吧,也可以,反正亏的不是我。
随后的几天,半兵卫不是指挥着三千军势大清早的在城下外松内紧的闲逛,便是傍晚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