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贺上野城城外,吉秦看着来势汹汹的杀来的‘北田军’,嘴角轻扬着对着身旁的众人道:“除了政元殿下麾下的两千主家常备足轻,也就是贤秀手里还有两百常备,其余的都是农兵,半兵卫,下手不要太狠了!”
“主公,就算想要下狠手也要条件允许啊,城里可是还有人呢!”竹中半兵卫微微一笑,轻声道。
吉秦看了一眼已经空无一人的瞭望塔,轻笑道:“看来他们是准备好了啊!庆次、犬太郎,你们两个待会谁去试探一下政元,看看他的手底下有多少功夫?”
本多忠武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前田庆次,摇头道:“主公,还是让庆次去吧,我就留在主公和军师身边好一点!”
吉秦点了点头,沉声道:“那就庆次去吧,自己小心一点,其余人都留下吧!‘敌军已近’,军师指挥部队迎击吧!”
“是!”
众人哄笑一声,半兵卫接过军令之后,便立即下达了作战命令。很快,三千旗木军分作了两队,一队八百人,包含着两百骑兵队,三百铁炮队和三百足轻队面向伊贺上野城列阵;其余的两千二百人都是面向冲来的‘北田军’站立,只等‘北田军’杀近便一拥而上。
轰!
如泥石流撞入了铁壁,两军迅速融汇在了一起,震天的喊杀声随之而起,看得城中的六角家众人是兴高采烈啊,完全忽略了城外两军那绵弱无力的武器交击声,或者说,他们并没有察觉到任何怪异之处。
“呼!呼!庆次,不愧是民部的弟子啊,枪法如此精妙绝伦!”
战场之中,一处由两边足轻围成的小型决斗场,浅井政元与前田庆次两人正骑着战马,不断打斗着,良久,政元逼退了一次庆次的进攻,喘着粗气感叹道。
两人之间,庆次的武力也不过是高了一两点而已,在他们两个这种不入一流的二流境界之中,本来是不会有多大差距的,只是庆次座下的毕竟是名马三国黑,政元胯下坐骑倒是差了不只一筹,才照成了如今政元气喘不已,庆次不过是加重了一些呼吸而已。
“殿下,大殿的枪术亦是主公所传,我二人并无差距!”
庆次眼角微眯,貌似诚恳的说道,政元一听,心中暗道:“哼,马好而已,还不是兄长帮你从阿闭贞征那老贼手里讹来的,装什么装,搞得我会要你的一样!不过这马还真是好啊,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搞到一匹!”
庆次一看政元看着自己的爱马露出羡慕的神情,吓了一跳,连忙看了一眼城池的方向,正好看见一支数千人的军队正兴奋无比的向着己方战场冲来,便立即对着还在思索的政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