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贺上野城原本的一处空地之中,现在已经变成了庆功场地,武士们依次落座,欢歌燕舞,士卒们那里吉秦也让弥次郎送上了酒肉,都是伊贺上野城里缴获的,吉秦不心疼。
庆功宴一直从傍晚开到了深夜,因为吉秦下令每人只准备一点酒的原因,所以也没人喝多,庆功宴结束之后便纷纷散去了。
“大人,那些武士大人们昨夜都去了家眷所在地。”
多广对着正在看书的吉秦如是说道,吉秦点了点头,享用战利品,无可厚非,吉秦不会去骚扰那些被俘虏的女眷,也不会去阻止同僚们去骚扰,他们能带走一批女眷倒是更好。
“主公,在下已经完成本家军功的核验,另外,其余各家也都完成了自家军功的核验,都已经在这里了。”
松下忠政捧着一大堆卷轴走进了房间,行礼之后便将卷轴呈在了吉秦身前的案几上,吉秦拿起自家的卷轴,慢慢看了起来。
“主公,此战本家折损足轻四百八十三人,其中战死三百五十,轻伤一百三十三人,无重伤。斩杀六角军一千五百人,首级一千五百枚,按照本家奖励条令,需支出九千贯进行抚恤和奖赏。武士方面,前田庆次斩杀敌大将六角义治,可为一番功,竹中半兵卫大人指挥调度有方,可为二番功,其余诸位大人皆表现上佳,另外,满口秀泰大人虽然断了右臂,但是性命已经无碍,还请主公放心。此外,此次汇报军功,除蒲生家的之外,其余家都有点夸张。按照他们所言,此战我等消灭的应该是北田家才对。”
吉秦一边看着,一边听着忠政的解说,战争就是如此残酷,重伤之人基本无法医治,只能选择死去,或是死在敌人手上,或是死在自己人手里。良久,方才点头道:“这些都先记下,回到观音寺城之后再行封赏。”
“是!”
忠政正要告退离去,吉秦却是叫住了他,指着案几上的卷轴道:“把这些拿回去,让他们商量好了再拿给我。”
“是!”
忠政抱起卷轴,快步离去,吉秦这才看向了房间中的众人。“多广,你们把忍军散出去,监控四周,特别是伊贺那批人。”
“是!”多广六人应声离去。
“犬太郎,管理好军队。后天领兵归家,这两日,诸位便自行安排吧。”
“是!”
除了半兵卫外,其余人都起身离去了,吉秦看了半兵卫一眼,继续看起了之前看的那本书,口中却是问道:“半兵卫,如今六角家已经覆灭,对于浅井氏来说,眼光应该放向哪里?”
“伊势,志摩两国。”
吉秦诧异了一下,随后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