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元走后不久,忠政再一次捧着各家汇报的军功卷轴来到了吉秦的面前,这次的结果虽然还是略有些夸大,但好歹是正常了许多,是以吉秦也没有再让他们重做的打算。随后,吉秦便让忠政将这些东西封存起来,连同之前不需要修改的旗木家、蒲生家、浅井政元三家的军功卷轴一起送往小谷城。
至于只报告个大略的捷报什么的,则是在开庆功宴以前便送往了小谷城。随着军功报告的送出,旗木吉秦军的任务也就随之完成了,大军已经可以随时开拔回家,也可以自行领兵归去了,而在当天傍晚,便有武士带着自家的足轻们离去了。
而吉秦也是在见到伊贺基本没有问题之后,才最后一个开拔回城。只是吉秦并不知道,服部正成秘密的见了处于被软禁的百地三太夫一面,随后第二天,百地三太夫便带着自己的一系人马宣誓向浅井家效忠了。
近江国小谷城,随着旗木吉秦大军覆灭六角氏占领伊贺一国的捷报传回之后,长政便立即将重臣们全都召集了起来,包括已经隐居起来的海北纲亲,也被长政招了过来。
等到小姓将捷报读完之后,评定室中的重臣们表情不一而足,随后见长政没有什么表示之后,便同周围的人细声的讨论了起来。长政平静的听着评定室中的嗡嗡声,也不打断。
海赤雨三人以及远藤直经四位家老亦是面色平静的端坐蒲团之上,没有任何讨论的迹象。等到小半个时辰之后,评定室之中的讨论声才渐渐的小了下来。
这时,长政开口说道:“此次覆灭六角氏,全取伊贺一国,浅井政元作为副将,功不可没,拟命其执掌伊贺国,诸位可有异议?”
什么意思?从副将开始,是要压制主将还是要高升?浅井政元是你亲兄弟,派他给旗木吉秦当副将然后镀金也是你的决定,现在来问我们有没有什么想法?开玩笑。
“政元殿下的统兵之能,我等已经见识到了,只是毕竟年幼,刚刚元服便要执掌一国,恐怕有些勉强,依在下之见,不如让政元殿下先做一城之主,以观后效。至于这伊贺国,不如让旗木民部先管着,如此一来,南方的北田家亦是翻手可取,岂不更好。”
众人都在沉吟之时,远藤直经便沉声建议道,长政面色一动,不过却是没有更多表示,反倒是旁听的久政面色一沉,略有些怒意。海赤雨三人连同其余重臣们都是微微侧目,矶野员昌更是用手指捅了捅远藤直经的后背。
远藤直经不知道吗?怎么可能,能做到家老不可能光靠从龙之功,那么他为什么这么建议,只是因为远藤直经在想,吉秦回到观音寺城,一旦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