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我能否先出仕旗木家?”
思索了许久,鹿之介探询道。
“你如果真这么想的话,可以。”
吉秦自然知道鹿之介在想些什么,暂时效忠自己,借助自己的势力寻找复兴尼子家的机会,这无可厚非,至于鹿之介的忠诚,吉秦并不会考虑,甚至在鹿之介宣誓效忠之后,面板里都没有出现鹿之介的信息,也为鹿之介做了安排。
“既然你已经效忠旗木家了,也希望你以后能够尽力,目前本家的战略是领土的发展,没有什么出阵的机会,鹿之介你暂时担任本家足轻大将一职,协助本多忠武训练常备足轻,等以后有了战功,再做安排。”
“是,多谢兄长。”
鹿之介接令退下了,对于吉秦的安排,可谓是十分满意,常备足轻可是旗木家的主要力量,只要出阵就有大把机会升迁,才能更多的使用旗木家的黑暗势力。
时间过的十分的快,转眼便是半个月,浅织联军正式组建,双方约定的共同出兵进攻美浓的时间定在了六月初一,届时浅井军将以不破关的远藤直经本部三千人为先锋,向东侵攻美浓,两家约定在斋藤家本据稻叶山城城下会合,对稻叶山城合围之后,进行笼城战。
这些都是吉秦去参加战前动员会时,与长政等人一同做出的战略决策,虽然不会实际上参与这场侵略战,但是吉秦还是需要出谋划策的。
距离约定出兵的时间已经不足三天了,浅井家各地都已经做好了战前动员,只等浅井长政一声令下,便以雷霆之势侵入美浓。尾张织田氏亦是准备妥当,而美浓的斋藤义龙,虽然得到了浅织两家合力出击美浓的消息,却仍是依旧花天酒地着。
唯有稻叶一铁等人暗中焦急,一边不断的进行着战前准备,一边也在不断的提醒斋藤义龙,不过并没有什么用。
五月三十一凌晨,浅井家家老先锋大将远藤直经在关原做了一番动员之后,率领着三千人浩浩荡荡的开出了不破关,朝着不远处的不破城杀去。
不破城中,不破义治被小姓吵醒,便听闻了远藤直经杀来的消息,连忙穿上具足,登上了天守阁上的瞭望塔,只见得一条长龙正朝着自己这边奔来。
“立即通知所有武士,组织动员好的农兵,龟缩入城,放弃城下町,准备笼城战,另外派人传信给安藤,稻叶,氏家三位大人,请求援军。”
“是!”
随着不破光治命令的下达,整个不破城如同巨兽一般苏醒了过来,到处都是抓紧战备的声音,随着众武士的努力,总算是在远藤直经到达城下时,做好了一切准备。
直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