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常山赵子龙!”
……
“小李飞刀,例不虚,果然名不虚传!”
……
“吉太郎,快来吃饭了!”
“是的,父亲!”
秦吉,哦不,吉太郎从屋外跑进了屋内,老老实实地跪坐在饭桌旁。吉太郎前世的名字叫秦吉,是一个光荣游戏迷,当时的秦吉正在家里玩游戏,将《太阁立志传》和《信长之野望》分别花式通关之后,秦吉美美的进入了梦乡,谁知,醒来之后,却是已经来到了战国时期,还成了忍者的儿子。
父亲旗木光将几个月大的女儿放在了身旁,端起一小碗小米粥,一点一点慢慢地喂着女儿。吉太郎的父亲是甲贺众的一名下忍,吉太郎的母亲却是在生下吉太郎的妹妹不久后,病死了,所以现在,家里只有父亲旗木光,吉太郎,几个月大的妹妹伢子三口人。
吉太郎一口一口的吃着萝卜加小米的午饭,心里却在想着昨天晚上的梦,还有今天早上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那两个记忆。一个是赵子龙对枪法的所有记忆,一个是李寻欢对飞刀的所有记忆,吉太郎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老天让自己穿越的补偿。
今早昏昏沉沉的起床之后,就找了一根一米多长的小木棍,还有几块小石头,映照起记忆中的枪法和飞刀的训练方式练习起来。一早上的训练,的确让吉太郎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正在变强,这让吉太郎对这糟糕的世界突然充满了期待。
吃着饭,吉太郎正在想着自己的营养问题,日本一般不吃肉,除非是鱼肉什么的,但是甲贺地区很少河流,而且离旗木家额很远,旗木家饮水都是靠村里的那口井。
这是一个糟糕的时代,没有绝强的个人实力,自己,父亲,还有妹妹都有可能随时死去,吉太郎不光自己要活下去,还要让自己的亲人也活下去,毕竟已经相处了四年了,旗木光也十分疼爱吉太郎,而且吉太郎也不是一个冷血的人。
吃过午饭,吉太郎收拾了碗筷,父亲旗木光逗弄着妹妹伢子,随意的说道:“吉太郎,明天我要跟着多罗中忍前去执行任务,需要几天的时间,我都把饭菜准备好了,你自己弄一下就可以吃了,伢子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父亲大人请放心!”
“嗯,去玩吧。”
虽然出生在忍者家庭,但是旗木光现在并没有开始训练吉太郎如何成为一名忍者,也许在旗木光看来,还不到年龄。
一直以来,吉太郎就从未放弃过锻炼自己的身体,所以,当有了赵云和李寻欢的武功之后,吉太郎就能够完整的使用他们的武功了,虽然很勉强,但的确是已经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