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每天都会带着伢子进入两次树林,靠着打猎,吉太郎与妹妹也算是过上了比父亲旗木光再世时更好的生活,但是吉太郎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也没有忘记给自己带来这些东西的根本是什么,那就是绝强的武艺,若不是吉太郎展示出了自己的武艺,恐怕,多罗尾光俊在三年前就已经停止了对旗木家的帮助了。
转眼好几个春去秋来,五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不过九岁的吉太郎已经差不多有了一米四多快一米五的身高了,这样的身高,不要说与同龄的小孩比,就算是与大人们相比,也是差不了多少了,毕竟吉太郎才九岁。
这五年来,靠着多罗尾光俊时不时地救济,与吉太郎在树林中收获的不断变大,旗木家总算是度过了最艰难的那段岁月,在去年,家中终于又一次有了余粮。而现在,旗木家已经过了旗木光再世的时候了,若是旗木光泉下有知,也该欣慰了。
这五年来,吉太郎一直苦练枪法和飞刀,如今的吉太郎虽不敢说自己能够堪比世间高手,但是单独搏杀凶猛的野猪,吉太郎却已经是能够独立且较为轻松地办到了。
那是三年前,七岁的吉太郎第一次不再带着伢子一起进入树林,因为前一天,吉太郎现了一些大型动物的足迹,这是明显不同于树林中常见的兔子等小型动物的足迹,谨慎起见,吉太郎将妹妹伢子留在了家里,选择自己单独一个人进入了树林。
吉太郎先是去看了一下自己布置在树林里的一些陷阱,收获了三只野兔和两只野鸡,又采了一些野菜,正准备回家去,一只大野猪就这么从树丛中窜了出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吉太郎手中的野兔和野鸡,一直在哼叫着,前腿还不断地刨着地。
吉太郎将削尖的木棍横在胸前,一边盯着大野猪,一边小心的移动着步子。
野猪狂吼了一声,极的朝着吉太郎冲撞过来,想要靠着蛮力直接撞死吉太郎,正好移动到树旁的吉太郎连忙爬上了树,野猪在树下不断地咆哮着,撞击这树木,希望能将树撞断,吉太郎一手抱着树干,一手掏出了石子,随手便是一记小李飞刀。
“噗!”野猪的一只眼睛被射瞎了野猪仰天惨叫,吉太郎看准机会又射瞎了野猪的另一只眼睛,这下瞎了双眼的野猪只能在原地疯狂地打着转,吉太郎这时轻声的从树上爬了下来,站在地上,手持着木枪,看准了机会,一枪扎中野猪张大的嘴中,顺着野猪的喉管,将其一枪扎死。
吉太郎就这么扛着数百斤的野猪回到了家中,与伢子合力将野猪分尸之后,用野猪皮去多罗尾光俊家换取了许多物资,还用野猪牙给自己和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