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甲贺的路上,吉秦又路过了一次兴福寺,至于说是又,那是因为上次护送商人的时候也路过了这里,当时由于是在任务的途中,吉秦无缘前往寺里拜访宝藏院胤荣,这次路过,吉秦怎么说都要去拜访一番。
哪怕宝藏院胤荣现在还没有开出属于自己的枪术,但是想来现在的他也是一位高手了,与高手过招,吉秦才能提升的更快。
可惜的是,吉秦虽然想要拜访宝藏院胤荣,但是天公却不作美,兴福寺的现任住持却是告诉吉秦,宝藏院胤荣外出历练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这让吉秦感到十分遗憾,虽然这个时代大多数都是挑战人不成反而是被杀的事例多不胜数,但是只有生死之间的考验,才是武艺提升最迅的办法。
何况吉秦只是拜访,还不是挑战。既然宝藏院胤荣不在,吉秦只好让住持表达一番自己对胤荣的善意,然后便离去了。
几天之后,吉秦回到了甲贺,快步来到忍者屋敷,很凑巧的,今天又是多罗尾家值班。
多罗尾光俊接过吉秦递交的任务状,打开之后,点了点头,便交给了另一个手下,关切的对吉秦说道:“吉太郎,第一次做任务,感觉怎么样?”
“有点紧张,但是没有什么危险。”
吉秦如实回答道,至于什么详细的任务过程,吉秦相信之前回来的人已经向管理层汇报过了,吉秦也不想多此一举的汇报什么具体的过程了。
多罗尾光俊对吉秦的回答不置可否,但是表面上却是露出了关切的神情。
“你刚成为忍者,就让你接受这样具有危险性的任务,我的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说着多罗尾光俊拍了拍手,一名手下提着一个包裹走了出来,递给了多罗尾光俊。多罗尾光俊也不打开直接推到了吉秦的面前。
“这里面除了有你这次任务所得的十贯钱外,还有我本人送给你的十贯钱……”
“誓死效忠甲贺!愿为甲贺流尽最后一滴血。”
“好了,你也很久没有回家了,下次任务我会派人去通知你,这段时间你就在家好好陪陪你妹妹吧,前几天她还来问过我你的消息呢!”
提到妹妹伢子,吉秦的神色却是出现了一丝波澜,眼神也露出了许多温柔。
“是,属下告退!”
吉秦退出忍者屋敷,背转身去,脸色却是有一些无奈,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实力不够,不然,又如何会受到威胁。
“唉!”
吉秦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朝着家的方向慢慢走去。
“大人,吉太郎他,要不要…”一名忍者贴近多罗尾光俊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