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任务,不管多罗尾光俊知不知道,吉秦都要去他那里一趟,就算得不到人员上的支持,也要从他那里得到南近江所有的盗贼团的信息。≧≥≧
来到多罗尾家,多罗尾光俊正端坐在屋中,静静的看着自己家的院子,吉秦站在他的身后,也不说话。
两人沉默许久,多罗尾光俊沉声道:“这次的任务,我很抱歉,因为我不光不能阻止你,而且还不能给予你任何实际上的帮助。”
“大人,我想知道南近江所有盗贼团的信息,我想,这个应该算不上实际上的帮助吧。”
“嗯,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出?”
“傍晚。”
“好,你先去准备一下吧,东西在你走之前会送到你那里的。”
“是,多谢大人。”
吉秦转身离去,“吉太郎,活着回来!”吉秦身形一顿,继续朝着屋外走去,只留下多罗尾光俊独自看着院中被风吹得四处摇摆的树枝。
回到家,吉秦并没有告诉伢子自己的真实任务,只是说自己有任务要出去几天,让伢子自己照顾好自己,遇到什么问题就去找多罗尾光俊。尽管如此,伢子还是很伤心,因为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哥哥的这次任务比上次任务危险无数倍。
默默的吃完晚饭,一名忍者小心的来到旗木家,吉秦带着他避开伢子来到了小树林中,半柱香后,忍者离去,吉秦回到家里提起早已准备好的形装。
本已回到自己房间的伢子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吉秦,大声哭泣起来。吉秦也不知道伢子是不是猜到了什么,只好柔声安慰顺带欺骗道:“伢子,哥哥只是执行一次普通任务,上次不就什么也没生吗,你就安心吧,哥哥回来又会给你带礼物哦!”
“不要,哥哥骗人,哥哥不许去!”
看着自己已经被沾湿的衣角,还有不停哭泣的伢子,吉秦知道,伢子一定知道了些什么,这让吉秦对望月龟兹以及另外那些想害自己的人的恨意是越来越大,若是有机会,吉秦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伢子,乖,对哥哥来说,就只是普通任务,哥哥的实力你还不知道吗,哥哥保证,一定毫无损的回来。”
伢子没有说话,也没有停止哭泣,仍旧抱着吉秦,吉秦无奈,只好不断安慰自己的妹妹。
也许是伢子苦累了,渐渐的却是没有了哭声,转而代之的却是微微的鼾声,吉秦抱起已经睡着的伢子,轻轻的放在榻榻米上,小心翼翼的为伢子盖好被子,又将伢子脸上的泪痕全部擦掉之后,看着自己妹妹憨态可掬的睡相,吉秦笑了。
……
近江国,属东山道,俗称江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