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千鸟轻轻的抹掉最后一个山贼的脖子,吉秦来到寨中的一口大水缸面前,静静的擦拭着自己的太刀。 ≥
这个山寨里,没有老人和小孩,但却有妇女,不过吉秦并没有狠到杀死妇女,也许是以前的生活还在影响吧,尽管吉秦也知道,不把山寨里的人全部杀掉,自己就会暴露在世人面前,但是当真的要去杀死他们的时候,吉秦实在是下不去手。
哪怕吉秦可以心安理得的抹掉所有没有防备的山贼的脖子,却不能杀死这些被山贼掳掠来的妇女,哪怕她们中的有些人已经彻底的融入了山贼的生活。
总而言之,这半夜的功夫,猪跃狼盗贼团除了三十二名妇女外,其他一百四十六名山贼全部死在了睡梦中。
吉秦没有动山贼的积蓄,而是选贼把这些钱留给了那些妇女,作为她们回家的路费与生活费,连夜将这些女人赶下山后,吉秦放了一把火,将这个山寨与那些山贼们,一同火葬了,离开的时候,还在山道附近留下了甲贺的标志,表示这是甲贺忍者所为。
这种行为是提高势力威名的良好方法,能为甲贺带来许多间接的收益,比如,扶持大名的器重,这是十分重要的。
猪跃山的大火没有惊扰到附近的村民,不过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倒是全部看在了眼里,连夜将这一消息传回了各自主子那里。
吉秦自然能够感觉到四周有人注视自己,不过吉秦不在乎。他要这些人,把自己灭掉猪跃狼盗贼团的消息传出去,然后迫使其他自己需要清理的盗贼团龟缩一处防范自己,或者让这些人感觉到畏惧,然后全部集合在一起,让自己一战毕全功。
这是吉秦的计划,能不能达成,就看暗地里的那些人有多想自己死了。
五天之后,吉秦在观音寺城下町,听着居酒屋里的客人的聊天,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看来六角义贤对自己有兴趣了啊,居然如此帮助自己。
五天的时间,吉秦从野洲郡跑到了神崎郡,然后吉秦就一直在这里探听着一切和自己任务有关的所有信息。
起初,是吉秦单刀夜袭猪跃山的消息开始流传,紧接着多罗尾家的忍者找到自己,向自己透露伊贺正在插手自己的任务,紧接着,就是吉秦刚刚听到的消息。
六角家开始压缩所有盗贼团的生存空间,将他们有意识的赶向了蒲生郡。前日吉秦刚到观音寺城就看见六角家出动了百余名足轻的时候,还在想六角家是要干嘛,现在听见了这些消息,哪里不知道六角家是要帮自己啊!
这一切都表明,六角义贤对自己有了兴趣。既然大名都在帮自己,吉秦哪有不高兴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