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日野山,吉秦并没有再前往日野城,而是直接回了甲贺,这次的计划十分简单,不过就是利用了一下各盗贼团的间隙,加上一些利益,以及山贼们的暴虐与贪婪,十分完美的达成了这次任务。 ≥
钱和物资都是吉秦出的,日野城只是配合了一下,而那名足轻,则是蒲生定秀的嫡子,蒲生贤秀假扮的。
回到甲贺,吉秦先前往了忍者屋敷中交付自己的任务,早在吉秦回到甲贺郡的时候,五十三家的家主便已经接到了消息,纷纷从甲贺郡各处来到了位于甲贺郡中央的忍者屋敷之中,围坐在一起,等待着吉秦的到来。
“下忍旗木吉秦参见各位领,今次前来,特为交付任务状。本次任务历时十五天,所需击杀山贼团一个不少。特交接此状,请各位领过目。”
吉秦掏出任务状,上面并没有六角家关于任务完成的认可,但是吉秦知道,这些人只会捏着鼻子认了,特别是以望月家为的一批领。
吉秦掏出任务状的同时,也在扫视着屋中五十三人的表情,平静者有之,激动者有之,不屑者亦有。
在这些人中,吉秦还敏锐的捕捉到了角落里一道炽热的目光,眼角一瞥,现是一个比自己年纪大上一两岁的少年,看着自己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吉秦不知道这是谁,但想来能进入这里,应该是某家领的家属吧。
吉秦将任务状放在地上,却没有一个人接过,场面一时间有了一些尴尬与凝重。似乎是察觉到吉秦有了一些不满,多罗尾光俊笑意满满的拿过任务状,将它一个个的放到各位领面前,等到这个人点头后,才换下一个领。
吉秦很明显的感受到,望月龟兹心中的郁闷,明明极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却让他不得不黑着脸点头,那种感觉,吉秦很享
受。
传阅一圈后,多罗尾光俊收起了任务状,扫视了一圈在座的各位领之后,沉声正色的对激情说道:“你的表现我们都已经知道了,至于你之前行踪的泄露,与伊贺有关,此事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你的表现十分出色,连六角义贤殿下和蒲生定秀大人都对你赞不绝口。”
顿了顿,多罗尾光俊的声音提高了一些,“经五十三家联合决议,特晋升下忍旗木吉秦为甲贺流中忍,望旗木中忍奋图强,为甲贺的繁荣贡献自己最大的力量!”
“在下中忍旗木吉秦必定为甲贺流尽最后一滴血!”
一如既往的喊喊口号,吉秦的平静让所有领都对吉秦的感官有了很大的改变,他们本以为,一个十岁的少年,就算武力与智谋都很不错,但终究是个孩子,遇见赏赐肯定会十分高兴,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