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回到家与妹妹伢子告别,伢子似乎已经认同了吉秦的身份,只是她非常不满自己的哥哥为什么不像弥次郎或者犬太郎的父亲那样,经常有时间待在家里。
面对这一问题,吉秦有点语塞,难道要自己告诉伢子,他们都没有自己强,也没有自己受重视吗,那太现实了。所以吉秦只能告诉伢子,自己是中忍,而两人的父亲只是下忍,虽然还是差不多,但到底好听了一点。
吉秦的话让伢子又是一阵嘟囔,但总算是没有再缠着吉秦了,反而是帮着吉秦收拾东西,并嘱咐吉秦要多加小心。
离开甲贺,吉秦用了两天多的时间,再一次来到了观音寺城城下町,吉秦并没有见到有人在等待自己,看着日近黄昏,只好找了一家宿屋,住了下来。
大町的宿屋果然要比日野城町的宿屋干净了舒适了一些,而且老板也比较热情,并且在吉秦没有表露需要那方面的服务的情况下,绝对不强硬推荐,这让吉秦很满意,好歹不用拒绝什么了。
用过晚饭之后,六角家的人还是没有出现,这让吉秦有了一些意外,按道理,自己入住城下町应该是被留意到了的,但是这都一个多时辰了,还没有人来请自己,莫非是多罗尾光俊欺骗自己?
吉秦摇了摇头,若是六角义贤没有召见自己,多罗尾光俊就绝不会向自己透露他想统一甲贺的想法,所以,六角义贤一定是召见了自己,至于为什么不接见自己,吉秦想不明白,既然想不明白,吉秦就得去探个究竟。
天完全黑下来之后,吉秦换上忍者服,配上千鸟,腰间插上十把飞刀,打开窗户,悄然消失在了观音寺町的夜色中。
来到观音寺城城下,吉秦的眉头便是一邹,观音寺城的守备十分严密,至少在吉秦的面前的这一段城墙,吉秦没有把握上去之后不被现。
但是来都来了,退去显然不是吉秦的风格,既然这段城墙不行,那就换另一段,总有守备松懈的时候。
半个时辰后,吉秦又回到了这个地方,紧凑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开,反而是皱得更深了。绕城一圈,吉秦惊讶的现,每一处城墙的守备都十分严密,让吉秦十分惊讶的同时也是十分愁。
若是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吉秦就真的只能选择退去了。
最终,吉秦选择了一个土办法,趴在墙上,听上面的脚步声,然后得出他们的巡逻间隙。不得不说这个方法虽然土,但的确十分有效。
没过多久,吉秦便已经摸透了他们的巡逻时间,可以说是吉秦所知最紧凑巡逻时间了,因为他们每隔五分钟左右就会巡视到吉秦目前所处的这段城墙,也就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