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观音寺城回到宿屋,吉秦并没有选择早早的睡下,而是把自己所有的武器都取了出来,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用干毛巾小心的擦拭着。≥
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六角义贤的那一刻,吉秦就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而从观音寺城离开之后,吉秦的预感就更加强烈了,不知道为什么,吉秦感觉六角义贤的真实水平并不像数据里表现的那样。
或者说,有很多内涵性的东西,是系统检测不出来的,这让吉秦有了一种危机感。而这种危机感和见到六角义贤的那种预感,让吉秦选择一边擦拭自己的武器,一边思考明天会遇到的状况。
明天六角义贤就会宣布说我也会加入送亲团,只是不知道是处于一个什么位置,若是给我来个护卫统领,那就搞笑了,到时候一定会有人向我挑战,而这应该是六角义贤的目的之一。
看六角义贤今天的行为,应该是想考察我的潜入能力,至于小谷城的守备图,想来是他随意安的,他这么做的用意何在?想让我帮他杀人吗?若是明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我该考虑一下自己的退路了。
吉秦放下手中的干布,轻轻的将龙胆枪靠在了墙上,抚摸着龙胆枪,吉秦有一些出神。
“云哥,寻欢哥。若是我一辈子都是个忍者,那也太对不起你们了,过几年我就去织田家那边做个任务吧,顺便看看信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知道桶狭间的时候,织田家会不会向甲贺布任务啊。”
……
天未明,吉秦便起了个大早,宿屋中没有足够的地方给吉秦锻炼自己的武艺,所以吉秦选择就在房间里做一些打熬身体的小幅度动作。
天光大亮,一个年轻的足轻来到了宿屋,将吉秦带向了观音寺城,穿过道道城门,足轻将吉秦带到了天守阁下便独自离去了。
接下来,一名小信引领着吉秦登上了天守阁。吉秦看着天守阁前那形成几十个圈子的牵着马的下人们,心中暗道莫非六角氏的家臣们都来了?不至于吧,嫁一个家老的女儿而已。
等到小信将吉秦带到评定室的时候,吉秦才知道,原来今天是六角家的秋季评定大会。看着坐满了人的评定室,还有评定室外坐坐着的百余人,吉秦的心莫名的颤动了一下。
小信让吉秦盯着百余人暗中窥伺的目光在原地等候,自己则是进入了评定室中,在六角义贤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义贤拍了拍手,止住了低下家臣们的喧闹,笑着说道:“今日是我六角家与浅井家结亲的大好日子,正好,我为送亲队伍专门找来的护卫统领如今也到了,不妨让我们见见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