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对这匹被武士们钟爱的马匹十分吐槽,但是吉秦不会忘记自己站在这里的目的。
“诸位武士大人,不知谁先讨教几招?”
吉秦平淡如水的语气并没有如水一般,浇灭这些人心中的火热,反而是如油一般,浇入火焰之上,霎时间激起无数火焰滔天。
“一个小小的忍者,突得主公看重便如此狂妄,本大人今日便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你跟我等的身份有多大的差距!诸位大人,容我先打杀了这贱民,我等再行争夺!“
一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刷的一声站了起来,从早已准备好的小信那里抽出了一把太刀,大声的呼喝着,周围的武士们都纷纷为他叫好,室内的大人们也都大点其头,似乎这个武力不足5o的渣渣能够秒掉吉秦一般。
只有六角义贤与蒲生父子不动声色,静静的看着。
吉秦手中长枪一甩,对着这个武力不过43的男子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先攻。狮子搏兔尚用全力,吉秦虽然不一定比狮子强,但是吉秦却会使用自己的全力,轻敌,只会让自己死于非命。
松下千兵卫大喝了一声,手中太刀高举过头顶,朝着吉秦便冲了过来,看着吉秦还是站在原地不动,眼中的得意之色更加浓厚了,自己先是抢了一个头名,就算自己之后败给了其余的人,但是自己一定会被主公记住的,到时候自己一定会受重用,知行千石万石不再是梦啊!
吉秦看着这个大喝着冲向自己的男人,心中十分遗憾,这是个什么鬼,山贼都知道不能直接这么上啊,这也太看不起自己了吧。
吉秦叹了口气,一甩枪尾,重重的扫在了松下千兵卫刚好落下的右脚小腿上。千兵卫突遭如此重击,又正好是自己立足未稳的时候,一下子便被扫翻在地,抱着自己的右脚小腿,痛哭的哀嚎着。
狮子搏兔尚用全力,吉秦亦然,是以,吉秦重愈数百斤的力量加上龙胆枪的武力加成,直接将这名武士的右脚给废掉了,若是没有神医相救,这辈子就等着拄拐杖过吧。
眼见着松下千兵卫一瞬间便倒地惨呼不已,所有的人看着吉秦的神色便有了许多变化,不敢置信,狐疑,不一而足。
等到小信们将松下千兵卫抬走之后,场上却是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寂静,所有人都还沉浸在千兵卫自行满满的大喝之中,沉浸在自己没有早点站出来的懊悔之中。
吉秦看着默不作声武士众们,自己也不出声,等着下一个人的挑战。这一行为是有原因的,松下千兵卫虽然武力只有43,但是在这些低阶武士中也算是中等偏上了,自己秒杀千兵卫的场面一定会起到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