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秦早起之后,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了,蒲生定秀还会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关于这次联姻的事情,而吉秦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可以回家了。
所以,在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在去给蒲生定秀告了一次别后,吉秦骑着小白龙,信马由缰的朝着观音寺城行去。
吉秦这一次是打算沿着琵琶湖回去的,一路都可以欣赏琵琶湖的风光,那感觉一定很不错,吉秦是这么想的。骑着小白龙溜达了十里左右,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吉秦的身后传来。
吉秦回头看了一眼,现是新九郎这小子追了上来,不过却只有他一个人,浅井家就这么放心他们的少主单骑出城,也不怕半路被人咔嚓咯。
吉秦也不停下,也不加,之前是怎么走的,现在还是怎么走。不多久,新九郎在吉秦的面前玩了一手马力而起,不过吉秦看着他胯下那匹不过一米三的战马,心中十分想笑。
在吉秦的心里,猛将骑小马,这个搭配也是可以的。
新九郎跃下坐骑,拉住小白龙之后,一脸诚恳的看着吉秦说道:“请您收我为徒,传我武艺与智略。”
新九郎虽然十分诚恳,但是还达不到吉秦的要求,何况这小子心底里对忍者是不屑的,这样的态度可不行。
吉秦一夹马腹,小白龙往前跑了几步,将拉着小白龙且没有防备的新九郎带偏到了地上,清晨刚下过一场小雨,现在地上全是泥水,坐倒在地上的新九郎霎时间便从一个衣着华丽的美少年,变成了泥少年。
吉秦拉住小白龙,目光平静的看着坐在泥水里的新九郎。新九郎浑身是泥的站了起来,眼神中有些失落,但是却并没有放弃,再次来到吉秦的身前。
“请您收我为徒,传我武艺与智略。”
小白龙喷了个响鼻,似乎很看不惯挡在自己眼前的泥小子。吉秦略有深意的看了新九郎一眼,轻拍了一下小白龙,小白龙喷着响鼻从新九郎的身边走过,然后嘶鸣一声,朝着琵琶湖边奔去。
新九郎一下子愣住了,自己两次降低身份,难道都没有用吗?想到这里,新九郎的目光一下子黯淡了许多。难道我浅井家再也不能回到往日的辉煌了吗?
不行,我不能放弃。
新九郎看着吉秦远去的方向,翻身上马,猛力一抽马屁股,战马哀鸣一声,朝着吉秦的方向飞奔而去。
吉秦扫了一眼身后,看见新九郎打马跟上来之后,便稍微提了一些,既不是太快,也不会让新九郎太快的追上自己,谈心这种事情,还是要到一个风景好的地方才合适。
吉秦在前面带路,新九郎在后追赶。吉秦始终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