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新九郎,吉秦一路向着观音寺城疾驰而去,不同于来时的压制度,现在归去的时候,吉秦完全放开了对小白龙的度限制。
吉秦彻底的感受了一下什么叫风驰电掣,原本骑马也要三天多的时间,愣是让小白龙跑了一天多就回来了。
站在观音寺城下,吉秦等待着六角义贤派人来接自己。没办法,虽然六角家的人鲜有不认识吉秦的,观音寺城的城卫们更是对吉秦十分的惧怕,但是该有的规矩还是得有的,不能随便就闯城,那跟找死没区别。
很快,一名小姓急急忙忙的来到了吉秦的身前,吉秦牵着小白龙,跟着小姓进入了观音寺城。
“嗯,不错。”
六角义贤装模作样的仔仔细细的看着吉秦绘制出的浅井家布防图,嘴中时不时的赞叹道。这份地图并没有因为新九郎拜吉秦为师,吉秦就去特意的修改掉,这一份是原图。之所以不改,是因为吉秦知道,改不改都一样,六角义贤的目的不是这份地图。
吉秦默不作声的跪坐在六角义贤的面前,等着六角义贤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
六角义贤偷眼看了吉秦一下,现吉秦仍旧面无表情的端坐着,便收起了地图,拍了拍手,两个小姓便抬着一个木箱子走了进来,放在了吉秦的面前。
吉秦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以及小姓放木箱时的沉重感,吉秦知道,这里面至少放了五十贯铜钱。
义贤让小姓打开了箱子,果然不出吉秦所料,里面堆满了铜钱,不过却不是永乐通宝,而是一枚永乐通宝就可以换四枚的劣质铜钱。
这种感觉十分不好,多罗尾光俊当初给吉秦的也差不多都是劣质铜钱,但也给了一些永乐通宝的,你一个大名,还是一个实力不俗的大名居然就给我这些劣货,吉秦的心中十分恼火,但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吉秦,这些是你这次任务以及护送送亲队的奖励,总共是五十贯钱,你点一点吧。”
义贤看着仍旧面无表情的吉秦,淡淡的说道。吉秦的心中怒火更加旺盛了,五十贯钱,五万枚铜钱,让吉秦点点,那一瞬间,吉秦有一种拿出龙胆枪照着六角义贤的脑袋就是一个凤凰三点头的想法。
“义贤公的为人,吉秦十分清楚,就不用多此一举了。还请义贤公将这些钱全部换成上等的马料,吉秦感激不尽。”
六角义贤一听,这样也好,便示意小姓们照着吉秦的话去办,小姓们抬着箱子,离开了房间。
义贤饮了一杯茶,轻晃着手中的茶杯,看着茶水冒出的热气,淡淡的道:“你的表现让我十分满意,我现在还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情,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