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秦站定身形,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思虑着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 ≥≦
十河一存将手中的太刀插入地面,轻笑道:“看你的样子,似乎还在想是哪里出了问题吧。”
吉秦双眼一眯,很想从十河一存那里得到答案。看着吉秦眯起的双眼,十河一存没有让吉秦失望,似乎是觉得吉秦已经属于束手就擒了,所以淡淡道:“当你第一次潜入我身边的时候,我就已经现了你,你这个天才,终究是太年轻了。”
吉秦双眼圆睁,总算是想起来了,当初自己夜探观音寺城的时候,不过七十多点武力值的六角义贤都能现自己,那么眼前这个自身武力便已高达85点的男人,不可能没有现自己,那么,这一切都是圈套咯。
吉秦环顾四周,寻找着逃跑的路线,原本之前早已想好的撤离路线现在怕是没用了,需知吉秦能想到好的路线,那么设下圈套的十河一存不可能没有想到,那么要逃跑,就要换一个新的计划了。
十河一存看着吉秦微微转动的眼珠,便是猜出了吉秦现在心中的想法,既然布下了这么个圈套,十河一存可不打算就让事情这么早早的结束,表演才刚刚开始。
“旗木吉秦,你是在想怎么逃跑吗?”
果然,十河一存的话印证了吉秦的想法,良好的逃跑路线都已经被封死了,自己该怎么办!
“怎么?突然不会说话了吗?”
“十河大人,你费尽心机布下这么一个圈套,应该不是为了杀死我吧。为什么不把你埋伏的人都叫出来,也让在下看看,在下到底值十河大人布置多大的手笔。”
吉秦转了转头,眼神肆无忌惮的朝着四周扫去。而十河一存听见吉秦说了这么一句话,却是笑了出来。
“你放心,在这里的除了我之外,便已经没有别人了。”
这句话吉秦听得十分清楚明白,十河一存的话很简单,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但是外面就说不清楚了,所以你不要想着逃跑,我一声喊,就又无数的足轻从町外出来包围你。
可以说,十河一存面对吉秦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托大了,或者说,十河一存很自信自己一个人就能收拾掉这个刚刚声名鹊起的小忍者。
然而十河一存的自信却为吉秦带来了希望,不过十河一存现在加上手中那把名刀观世正宗加成的两点武力值,都87点了,比没有任何武器的吉秦却是高了一点的。为了让自己的希望更多一些,吉秦需要想些办法,骗得十河一存放弃太刀。
“想不到十河大人对自己如此自信,那不知十河大人费尽心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吉秦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