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旗木城住了一夜之后,吉秦牵着驮着伢子的小白龙回到了村里。
“伢子,我们去拜访一下本多家和松下家好不好。”
走到村口,吉秦突然转头笑着对伢子说道,虽然是用问的,但是语气却十分肯定,当然这些语气什么的,伢子目前还分辨不出来,一听自己的哥哥要去拜访本多家和松下家,伢子非常开心。
“好呀,哥哥我们快去,小白龙快走,驾驾。”
伢子开心的踢了踢座下的小白龙,然而小白龙并没有搭理她,并且还十分人性化的嘶鸣了几声,这一幕让吉秦大笑出声。
然而伢子却是瘪起了小嘴,自己的哥哥还笑自己,委屈的伢子就要哭了出来,吉秦笑的同时扫了一眼自己的妹妹,看见她的样子后马上收住了自己的笑容,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伢子还是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并没有因为吉秦收住笑容而有所好转,泪水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吉秦急忙看似拼命的拍打小白龙,嘴里还高声喊着“打死你这个欺负我妹妹的臭马,打死你!”活脱脱一副现世哄小孩子的戏码,不过伢子似乎很吃这一套,泪水不再打转了,还偷偷的用力拍打小白龙的脖子,若不是吉秦拽着,小白龙都要撂挑子了。
“啊,是旗木大人和他的妹妹呀,他们的关系真好啊!”
“是啊,真是令人羡慕的兄妹情啊,我家那两个小的不打架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啊哈哈,是啊是啊。”
两位路过的村民对吉秦打了个招呼,走远了,吉秦也带着伢子还有小白龙,来到了村口第三家的本多家。
刚准备要喊门,突然现自己兄妹两人什么都没有带就去拜访别人似乎不是很好,所以吉秦骑上小白龙,抱着伢子火急火燎的赶回了家里。
“伢子,你看看我们带什么东西去拜访他们呢!”
路上的时候,吉秦就对伢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刚刚回到家,吉秦就询问起了伢子应该带些什么东西。
虽然吉秦才是当家的人,但是家中的一切从吉秦成为一名忍者后,便由年幼的妹妹一人打点了,而且上次的那些各家送来的礼物也是妹妹安置的,所以吉秦才向伢子询问意见。
伢子站在原地想了一下,便跑进了储物间,没多久就拖出了两个箱子,箱子不大,但也不小,按现世的标准来看,有个二十码。
吉秦看了一眼盒子上的标志,现是望月家送来的,这让吉秦想起了那个少年,不知道能不能把他也收入麾下,不过可能性不大。
“伢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呀?”
吉秦好奇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