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秦盘腿坐在弥次郎与犬太郎身前,等到两人宣誓之后,才把因为弥次郎两人到来而出来的伢子三人赶到了一边去玩。
吉秦看着跪伏在地的两人,微笑着道:“嗯,你们的忠心我已经感受到了,年后我会挑选一批训练场的在训忍者前往旗木城,你们两个在训练场也有一段时间了,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推荐给我?”
弥次郎听着吉秦的话语,一时间感觉到十分失落,因为吉秦没有说要带两人前往旗木城,毕竟还是孩子,失落写在了脸上,一直看着两人的吉秦自然是现了两人的神色,知道两人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便解释道。
“你们两个是一副什么表情,怕我不带你们去吗?真的是,到时候你们全家都跟着你们两个一起搬过去吧,你们今天回去之后也让你们的母亲去试探其余的村民,看看有没有愿意跟随我们搬迁的,毕竟旗木城太空旷了。”
目前的话,吉秦是打算只要是愿意跟随自己的,就都住在旗木城里,之后再有的话,就帮着他们在旗木城下修筑一个城下町,安置这些人。
果然,吉秦的话音刚落,弥次郎两人的笑容便如菊花般灿烂起来,看得吉秦真想踢两人一脚。
“对不起大人,回去之后我便动员母亲去说服其他的村民,不过多罗尾大人那边怕是不怎么好交代。”
弥次郎有些担忧的说道,迁移民众是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但也不小的事情,在弥次郎看来,自己家的大人毕竟是从多罗尾光俊大人的手下出来的,现在还要拿人家的东西,弥次郎担心多罗尾光俊会借此难。
“多罗尾大人那里我自然会应付,你们不用担心,还是刚才那个问题,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人才推荐给我?”
吉秦淡定的神色让弥次郎安下了心,不过弥次郎并没有接吉秦的问题,而是看向了身旁的犬太郎,犬太郎对弥次郎点了点头,对吉秦说道:“大人,目前训练场内并没有什么特别特殊的人才。”
吉秦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训练场是三年制的,出来之后不是特别优异的基本都是从跟着下忍们执行任务来慢慢磨到下忍,像自己这样的毕竟少见,而且忍者的营养一般都不是很好,不过,弥次郎这两个家伙不会以为特殊的人才就是武力出众的那种吧,唉,算了,也不能急于一时。
“那好吧,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年后我会通知你们具体搬迁时间的,你们到时候再准备也不迟。”
“是,大人,吾等告退。”
弥次郎两人带着他们各自的妹妹回家了,而吉秦则是等伢子睡着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摆放在桌子上那把父亲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