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秦与多罗尾光俊两人就这么相对无言的等待着其余家主,一个时辰后,家族们总算是66续续的全部到齐了。 ≦
望月龟兹拍了拍地板,等到所有人都停下各自的交谈之后,他才继续说道:“既然各位家主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多罗尾光俊家主,这一年都是你们多罗尾家负责调配各家,你向在座的各位报告一下我们甲贺今年一年的收支情况吧!”
望月家作为甲贺最有实力的一家,自然是有资格致开场词的,而多罗尾家是今年甲贺的负责人,五十三家轮流当负责人,年限是一年,今年是多罗尾家,而多罗尾光俊是多罗尾家的当代家主,所以第一个环节就是多罗尾光俊报告今年一年的收支情况,以及分红。
多罗尾光俊往前挪了几步,掏出一份早已准备好了的卷轴,照着念道:“弘治元年,我甲贺共培养出忍者四百人,花费一万两千贯,每名忍者训练所需为三十贯。”
“死去忍者有两百一十二人,其中下忍级五十九人,中忍一人,抚恤标准为普通忍者十贯,下忍级五十贯,中忍级一百贯,支出四千五百七十贯。”
“今年我甲贺共晋升下忍八十六人,中忍一人,无支出。”
“今年甲贺全郡内商业收入为三百四十九贯,农业收入一千一百五十一贯,非任务类收入共得一千五百贯。”
“今年甲贺任务类收入共得四万九千九百五十贯,除去支付给完成任务的忍者们的报酬后,实际收入为四万贯。”
“今年甲贺在我多罗尾家的调配下,共获得收入为二万四千九百二十九贯,每家可分得四百七十贯,以上是所有的收支报告。”
随着多罗尾光俊的报告,在座的家主的脸上都出现了笑意,现在的分红可比前几年高了近百贯了,由不得他们不高兴,至于为什么今年会高出这么多,多罗尾光俊故意没说,但是在座的家主哪个不是人精,纷纷看向了同样坐在房间里的吉秦。
若不是吉秦单枪匹马挑了南近江国的剿匪任务,各家怎么可能分到那么多钱,想到这里,在座的家主都是向着吉秦友善的点着头。
“嗯,今年的情况一片大好,非常不错。不过甲贺还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才能有更好的未来,另外,我们不能忘记我们的宿敌,伊贺的那些人天天都在骚扰着我们,我们不能置之不理,有没有哪位家主,愿意负责伊贺的?”
望月龟兹看着多罗尾光俊,虽然问是这么问的,但是甲贺的惯例一向都是当一年负责人,之后就要去攻略一年的伊贺,这是甲贺的惯例,望月龟兹这么问,也是在提醒多罗尾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