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醒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了,由于身体素质的原因,吉秦酒醒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虽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吉秦也并不打算就这么快的去接触训练场里的忍者们,因为吉秦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呀,哥哥你醒了啊,头晕不晕,我刚煮了小米粥,你快趁热喝吧!”
吉秦刚刚坐起身子,妹妹伢子便端着一个瓷碗,小心翼翼的走进了房间,抬头正好看见吉秦坐了起来,伢子的笑容一下子浮现在了脸上,快走了几步,把瓷碗凑在吉秦的面前,示意吉秦赶快喝掉。
吉秦接过伢子手中的瓷碗,碗很烫手,而且小米粥也快到碗顶了,难怪伢子刚才要小心翼翼的了,看着伢子略显憔悴的小脸,吉秦有些心疼。
将碗凑到嘴边,吉秦在伢子的惊呼声中一口气将瓷碗中的小米粥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吉秦难掩口中的灼热感,连吸几口凉气才笑道:“伢子的小米粥真好喝!”
伢子接过吉秦手中的空碗,一边起身一边责怪道:“哥哥你真是的,你不知道烫吗,一口气喝完,真实的,一点都不让人省心,看来要早点给哥哥你找个媳妇了。”
正在做着深呼吸的吉秦被伢子的话噎了个半死,一把拉住正要离去的伢子,诧异的问道:“我说伢子,你都是从哪听来的!”
伢子被吉秦拉住了,只好回道:“我是听杉谷善住坊那小子说的,昨天他给你换衣服的时候,自己念叨着什么哥哥现在是一家之主了,必须得有孩子才能维护旗木家的统一。”
吉秦看着自己现在不过十岁的身体,额头上布满了黑线,伢子看着吉秦有些黑的脸庞,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哥哥,是不是小米粥太烫了,你放心,待会伢子放凉一些再端过来。”
伢子说完,看吉秦并没有什么反应,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径直走了出去。
而吉秦在想什么呢,吉秦刚听完伢子的话后,的确满脑袋黑线,之后,吉秦却是鬼使神猜的想起了在船上遇见的那个叫鹤的女孩,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
“鹤,要开船咯!”
一个中年汉子站在船头上朝着岸边一个蹲着的女孩大声喊道。
“哎,马上就来!”
小女孩大声的回应着,转过头来,用小刀对着地上划了好几下,才有些落寞的朝船上走去。而地上那被划掉的却是一副画,画的是一个男孩与一匹马。
……
旗木家今天的午饭是小米粥,这是伢子为了照顾吉秦才特制的。吃过午饭,吉秦坐在屋中看着书,妹妹伢子收拾好屋子后便在吉秦的身边练习起了飞刀,吉秦看书之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