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犬太郎之前交给吉秦的一份名单,吉秦挑选了一年级与二年级生各一百名,都是各自年龄段最前面的一些,然后又在即将毕业的忍者中挑选了前三百名。﹤
看见吉秦如此准确的将预备忍者中最精锐的全都挑走了,中忍甚次的脸色可谓是十分难看的,不过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他现在只想做的是,找到秘密联系吉秦的那些人,严惩。不怕是找不到了,因为弥次郎和犬太郎都将跟随吉秦前往旗木城。
吉秦可不管甚次的脸色,挑选完自己的忍者众后,面对着这些年轻的面庞,大声喝道:“从现在起,你们就是我甲贺流旗木家的忍者众了,既然你们是我的忍者,那我就要给你们颁布第一个任务,从这里到达多罗尾村南边八十里的肩名山,我不管你们使用什么方法,午时之前都必须到达,我会在那里等你们,晚到着,将没有饭吃。”
吉秦顿了顿,看着一动不动看着自己大气也不敢出的五百忍众,心中顿生万千豪情,这些都是自己在这乱世活下去的资本。
“现在,出!”
“轰隆隆!”
一阵又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吉秦微微一笑,看了看甚次的黑得不成样子的脸庞,微笑道:“甚次中忍,我现在人手不够,又必须尽快赶到肩名山,还请甚次中忍帮忙收拾一下我的部下们落下的物品,吉秦不胜感激!”
说完,吉秦也不管甚次有没有回复自己,带着杉谷善住坊打马追向了已经跑远的忍者众们,甚次阴沉着脸看着骑在马背上离去的吉秦,钢牙咬了无数遍,最终还是安排忍者将旗木五百忍众遗落下来的负重物以及一些不是太必要的装备收集了起来,并且拉了几个马车向旗木城走去。
至于为什么五百忍众选择将身上的负重物以及不是非常必要的装备全都丢弃,是因为现在离着午时只有一个半时辰了,地面又十分泥泞,若是想要吃上饭,不将非必要物品丢弃是不可能完成的。
小白龙放开了自己的度,极的前进着,原本能勉强跟上小白龙的星崎转眼就被甩在了身后,若不是地面泥泞,杉谷善住坊就只能吃吉秦的灰尘了。
吉秦先是跟在队伍的最后面,看着这些在山林草地间穿行,在川流中纵跃的年轻人们,吉秦心中的豪情越大了,而且,目前为止,吉秦没有现有人掉队,也没有人因为地面湿滑而摔倒过。
这一切都证明,这些年轻的忍者不光有天赋,而且本身所有的实力也不弱,这些都会让吉秦在接下来的训练中省掉很多力气。
观察完自己的部下,吉秦马加快,十分快的过了跑在最前面的忍者们,转眼便消失在了他们